萧炎云韵篇

萧炎云韵篇 (第3/3页)

眼里尽是疯狂之色,屈指一弹,一块花瓣状的东西被弹了出去。

花瓣状的东西被弹出后,瞬息间便没入了面前的虚空中。这花瓣乃是赤焰邪君从花锦手里得来。

花宗山门前的虚空传出一阵奇异的波动,只稍片刻,一道空间屏障便在赤焰邪君面前显现。

赤焰邪君抬手一撕,在空间屏障上撕开一道裂缝后,闪身钻了进去,几个跳落间,直奔向花宗的西北处。

西北处的山峰有数座,多数无人居住,却有一座山峰是云韵和纳兰嫣然的居所。

赤焰邪君手掌一翻,一张黑色罗盘出现在了手中。

罗盘上布满了歪歪扭扭的字符,黑气蒸腾间,每个字符好似活的一般,不停的蠕动着。

字符在罗盘上蠕动了片刻后,朝着一个方向汇聚在了一起,赤焰邪君看了眼罗盘上标指的位置后,毫不犹豫的直奔而去。

赤焰邪君来到了云韵居住的山峰,而此刻,罗盘上的黑气变得愈加浓郁了起来。

循着罗盘上所指的方位,赤焰邪君出现在了云韵发现花婆婆的山洞内。

“呵呵,果然在这里。”罗盘上黑气已经浓郁到凝实的地步了,赤焰邪君面露喜色,手一扬,六块物品抛出,落在指定位置,形成一个阵法,再掐出灵决,炼天焱席卷了整座山洞。

炼天焱在赤焰邪君的控制下没有一丝火苗钻出山洞,而山洞内却是熊熊烈火,宛如白昼。

片刻后,山洞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烧了出来,发出了“滋滋”的声响。

赤焰邪君面上喜色更甚,手中诀法一变,山洞内所有的炼天焱一收,集中在了阵法中央一处,猛烈的焚烧着。

炼天焱足足焚烧了半个时辰,便听见“刺啦”一声响,一股阴冷斗气席卷了整座山峰,就连身怀异火的赤焰邪君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一道黑影从被炼天焱灼烧的封印破口中钻了出来,赤焰邪君收起炼天焱,忙单腿屈膝跪了下去,“赤焰叩见幽冥子大人。”

被赤焰邪君从封印中放出之人,赫然是天冥宗前任宗主幽冥子!

黑袍下的幽冥子,浑身裹在阴冷斗气中,气息忽强忽弱,很不稳定。

“花玉那死老太婆,临死还想拖本圣陪葬,哈哈哈,但是本圣还活着,这就是命!”幽冥子发出嘶哑的大笑声,阴冷斗气在周身形成一道漩涡,滋养着他重伤的身躯。

“是你,赤焰?嗯,花玉现在何处?!”幽冥子阴冷的目光落在赤焰身上。

赤焰邪君忙回答:“禀告宗主,花宗的前任宗主花玉已死。”

“死了?哈哈哈哈,死的好……”幽冥子哈哈大笑,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赤焰邪君,黑袍下的嘴角露出一丝阴冷至极的邪笑,“赤焰,你做得很好,本圣会好好奖赏你的。”

幽冥子一指点出,阴冷斗气倾泻而出,赤焰邪君全身被冻结,脸上显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最好的奖赏,自然是成为本圣的疗伤之物。”说罢,赤焰邪君整个身躯便炸成了一片血雾,幽冥子张口一吸,便将赤焰邪君的血肉吸进了口中。

有了赤焰邪君的血肉疗伤,幽冥子身上的气息也稍稍平稳了些,虽然没有恢复到重伤前一星斗圣的实力,但仅凭现在的九星斗尊实力,没有花玉的花宗,不过是抬手就能灭掉的宗门罢了。

力量再次回归身体的充盈感,幽冥子舒展四肢,口中发出桀桀的怪笑声,这一次,他会让花宗给花玉那老太婆做陪葬的!

吞噬赤焰邪君的血肉后,幽冥子体内也跟着多出了两团蠢蠢欲动的异火,幽冥子冷笑了声,区区两团上不了台面的兽火,镇压便是,以后再慢慢炼化。

“来者何人?”山洞外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

同在一处山峰,幽冥子封印破开时的阴冷斗气席卷了整座山峰,也令暂住此处的萧炎感受到了异样,便循着气息过来。

幽冥子抬腿,一脚跨出,身形便出现在了山洞外,双手背负身后,黑袍罩住了他的面容,周身的阴冷斗气如巨浪般汹涌滚动。

“本圣天冥宗宗主幽冥子,小辈,还不跪下。”幽冥子开口的时候,阴冷斗气凝成一只巨手,不由分手兜头压向萧炎,欲令对方屈膝跪下。

“斗圣?不对,这气息跟老师的比差远了!”感受到幽冥子气息的不稳,萧炎心中大定,面对拍来的巨手却毫不示弱,迎着巨手一拳轰击而出。

裹挟着异火的斗气如一柄锋利的刃,轻而易举的将阴冷斗气凝成的巨手劈成了两半。

萧炎面色不变,心下却如惊涛骇浪,转瞬间便猜出了一二。

花婆婆双腿俱断,命不久矣,而天冥宗宗主幽冥子却出现在了曾发现花婆婆的山洞中。

唯一能解释得通的便是,花婆婆曾与幽冥子大战过,最后幽冥子被封印在了山洞中,而花婆婆则寿元损耗。

“本圣最讨厌玩火的家伙,小子,受死吧!”见自己随手一击被对方破去,森冷彻骨的杀意弥漫天地,幽冥子声音异常冰冷,打本圣的脸,找死!

“天火三玄变:第一变!第二变!第三变!”

萧炎身形暴退,手印变换,瞬息间气息暴涨而起,短短瞬间便突破到了七星斗尊层次。

“焚炎谷的天火三玄变……”

见到萧炎气息暴涨,幽冥子眉头微皱,旋即冷声道:“即便你有天火三玄变也不够看,本圣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了。”

“那就来捏捏看啊。”萧炎冷笑出声。

话音刚落,一只漆黑大手如鬼爪般直接穿透空间,闪电般对着萧炎脑袋抓去。

“吃本圣一记九幽冥手!”

感受到漆黑大手上弥漫的森冷气息,萧炎却丝毫不惧,手掌一翻,掌心之上,火焰缭绕,猛的一拳震出,直接与那漆黑大手对轰在了一起。

“八极崩!”

凌厉与炙热的拳风,狠狠的撞在那漆黑大手之上,惊天之声陡然响彻,惊人的劲气涟漪飞速扩散间,萧炎的身影倒飞了出去,砸在不远处的山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凭借自己七星斗尊的实力,八极崩虽然震碎了对方的九幽冥手,但一分好都没讨到,就算眼前之人气息不稳,只是九星斗尊的实力,却也不是自己能抗衡的存在。

萧炎面色平静的从大坑中爬起,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澎湃的斗气在经脉中飞速运转。

幽冥子眼神冰冷,一击未将其击杀,再一击依旧未击杀,这脸打得啪啪响了。一手挥出,阴冷斗气席卷而出。

“邪风斩!”

“九幽冥手”

一道道威力凶悍无匹的斗气攻击源源不断的倾泻而出,疯狂对着萧炎轰击而出,显然幽冥子想速战速决,尽快将萧炎斩杀。

“焰分噬浪尺!”

“开山印!”

面对幽冥子的疯狂猛攻,萧炎面色凝重,一道道威力不俗的斗技顺手拈来,随手击出。

“轰轰轰轰轰!”

天空之上,绚丽能量如同烟花般爆炸开来,能量碰撞的爆炸声,方圆百里之内都能隐隐感觉到那狂暴的能量波动。

“嘭!”巨大炸裂声中,萧炎再次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萧炎!”云韵循声赶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口吐鲜血倒飞出去的萧炎,青色风翼一震,想将倒飞的萧炎接住,不曾想力度极大,将两人带着一同砸向了不远处的山峰上。

“你怎么样?”从巨坑中爬起来后,云韵急忙检查萧炎的伤势。

萧炎摇摇头,“我没事,那人是天冥宗宗主幽冥子,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他就是打伤花婆婆的人。”

“哈哈哈,没错,正是本圣打断了花玉老太婆的腿,花玉那老太婆却蠢到消耗寿元来将本圣封印。本圣今日脱身,却发现花玉已经死了。愚蠢,可笑!”幽冥子背负双手,声音嘶哑的大笑出声。

听闻此事,云韵面色逐渐冰冷了下来,虽然花婆婆性情古怪,但终归是传了毕生斗气给她的人,这份恩情,怎能忘!

“先杀你们二人活动活动筋骨,再将你们花宗所有人杀掉,斩草除根!”说到杀光花宗的人,幽冥子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萧炎暗中握了握云韵的手,“一起出手!”

“大天造化掌!”

“风之极·陨杀!”

“哼,不过两只蝼蚁,天冥修罗手!”

低沉的爆炸声顿时传播开来,劲风涟漪呈环形般扩散二出,将周遭的空间震得裂开了一道道漆黑裂缝。

二人联手之下,幽冥子身体一颤,蹬蹬蹬倒退了七八步方才稳住身形。

“倒是小瞧了你们。”幽冥子握了握略微有些发麻的右掌,眼中狠戾之色更甚。

而此时,萧炎则是目露疯狂之色,双手诀法变换,大喝出声:“爆爆爆!”

幽冥子微微一怔,只感觉身体内瞬间出现了无数的小火苗,随着那一声声爆,变得躁动了起来,想要调动斗气去压制却为时已晚。

原来,白天战斗中,萧炎与赤焰邪君的异火激烈碰撞,虽然赤焰邪君伤重逃跑,但他的异火被侵染,埋下了隐患。之后,赤焰邪君被幽冥子吞噬,这异火便存于幽冥子残破的身体。

在萧炎用八极崩暗劲打入幽冥子体内的异火为引子,而吞噬了赤焰邪君后,原本已蠢蠢欲动的那两团异火最先在幽冥子体内爆炸开来,青色火焰,白色火焰,无色火焰一团接着一团爆炸。

异火碰上异火,炸起来更加激烈,谁都不输谁,谁都不让谁。

那一瞬间,幽冥子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一个万花筒,毫无征兆的就把自己炸成了烟花!

异火爆炸中,萧炎还不忘丢一朵精美火莲给幽冥子。

在巨大的爆炸声中,幽冥子被五种异火炸成了灰灰,而他们脚下的这座山峰也被夷为平地!

“虽然能斩杀幽冥子是好事,可谁赔我的住所?!”云韵丢了个白眼给萧炎,神色中透着为花婆婆报仇后的欣喜和要再寻修炼之处的无奈。

萧炎摸了摸鼻子,干笑了两声,赔笑道:“我赔,我赔,要不你先随我去星陨阁暂住?”

云韵淡淡一笑,道:“你怎么和美杜莎、小医仙解释?算了,我既然再次担任了宗主,便要对宗门负责。天冥宗来势汹汹,我岂能轻离。”

萧炎扬起嘴角笑道:“那好,我先给你在旁边山峰盖个院子。以后嘛,我们一起回加玛帝国!”

“加玛帝国么...”

云韵俏脸扬起,望着遥远的地方,那个帝国已在记忆的深处,唯有着那个地方,从始至终都是清晰如昨日。

“但我更喜欢魔兽山脉。”云韵转头看了萧炎一眼,眸光中有着万千情绪,轻声道。

萧炎望着眼前人儿眼眸深处的憧憬与期盼,也是微微一笑,点点头。

“好,那就去魔兽山脉!”

(完)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