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斗帝之路》手游·角色传记(下)

《斗破苍穹:斗帝之路》手游·角色传记(下) (第2/3页)

成为朋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曾经有人告诉过我,最富有的人,不是拥有最多的人,而是需求最少的人。一个人越是能放弃一些东西,越是富有。

我觉得自从认识了萧炎,我特米尔·雅妃就变得不再富有了,我成为了世界上最贫穷的人,因为对于他,我实在是无法割舍,无法放弃。

可是啊,人越是害怕失去,越会失去;越是害怕割舍,越难割舍。

我会失去萧炎吗?

我不知道……

我可能早就已经失去他了吧?

如今的萧炎不再是那个毛头小子了,他闪耀在斗气大陆之上,甚至闪耀在整个大千世界,他还会记得加玛帝国的特米尔·雅妃吗?

我不知道……

没有人富有到可以赎回自己的过去,我也一样,此时此刻,我很想回到过去,把你留在加玛帝国,留在我的身边。

08.【小医仙】

我想说一个很久之前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以采药为生的小村落,村民们勤劳淳朴,在村里过的满足充实,就是这样一群善良的人们,不幸降临在他们身上。

一位母亲带着她三岁的女儿来到了这里,村民们觉得这母女俩四处漂泊非常可怜,好心接纳了她们,但噩梦也接踵而至……

一开始只是鸡鸭,到后来发展到牛羊,最后是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他们全都中毒而死,村子像是被一团阴霾笼罩。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天生厄难毒体,生于厄难,死于厄难,这便是我的宿命。

我杀死了所有曾经宠爱着我、照顾着我的村民和朋友,最后甚至还有我的母亲……

剧毒爆发,成疯成魔,我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那种身体完全不由自己掌控的滋味,谁也无法体会。

意识像是被掏空了一样,我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沉浸在杀戮之中的魔鬼。

我不想杀人,我害怕杀人,每次我从噩梦之中惊醒,脸上都会挂满泪水,一边默默埋葬他们,一边为因我而死的他们流泪,但可笑的是,我连眼泪都带着剧毒。

我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因我而死去,我拼命的学习医术,想要填补心中的缺口,一个人因我而死去,一个人又因我而活了下来,这样或许我就不欠这个世界了。

可是每次当有人发现我是厄难毒体的时候,都会远远的躲着我,他们根本不管我做了多少好事,他们只会喊我“大毒师”,看我眼神比看怪兽还惊恐。

我好想说我不怪他们,但是我真的很难过,我不能再哭了,流泪的话,身边的花儿也会枯萎的……

这个世界亏欠我的,会不会有人来弥补我呢?

我没有人爱,没有人疼,没有朋友,甚至连仇人我都没有,只要遇见我的人都会死去……

我就是瘟疫。

到底我该怎么办?我只想和正常人一样,可以享受阳光与宁静,享受天地间一切的美好。

但我明白,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远离人群。我不想再让任何一个人因我而死了,我这种被诅咒之人,早就不该存活于世。

不过还是谢谢你,萧炎,我永远会记得你对我说过的话,“我叫萧炎,是你的朋友”,别人可能无法体会,但朋友两个字对我来说已经太够、太够了。

多么亲切的称呼,给了我一直想要的温暖,这种温暖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会记一辈子的,萧炎。

或许你会是我以后唯一的朋友,不管日后如何,只要你还将我当成朋友,即使我真的成为了人人惧怕的大毒师。可在你面前,我依然是青山镇的小医仙。

萧炎,我走了,不要来找我,你要好好修炼,不要因为我的病耽误你的大事,而我也有许多尚未完成的事情,必须去一一实现。

此生与你相逢,如梦一场。

有缘再见。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09.【云韵】

不入师门,无经传之教。

记得刚加入云岚宗之时,我还是个傻傻的小姑娘,除了修炼,似乎再没有事情可以吸引到我。

云岚宗的一花一叶,一砖一瓦,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到现在我依然会想念练功场上,那群嬉笑打闹的师兄弟们。

师父云山是个了不起的人,他教会我很多东西,但唯独没有告诉过我如何面对感情。

即使云岚宗在你们的眼里是那么地十恶不赦,我也依然爱着这个抚育我、教导我的地方。

如果没有师父,没有云岚宗,我什么也不是,更别说跻身加玛帝国十大强者的行列。

为了云岚宗,我愿意付出一切,也包括我自己,这里是我的家,为了家,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割舍的呢?

我从来没有想拒绝长大,但长大却给我确确实实的痛,等我明白为了云岚宗我要嫁给一个自己完全不喜欢的人的时候,心脏像是被钢针狠狠的戳了一下,痛……

可是从师父手中接过云岚宗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能再任性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