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会说纽约腔的清国人

001 会说纽约腔的清国人 (第1/3页)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肖乐天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可是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寒风摇晃的树林还有高大巍峨的群山。

“天气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冷,我记得我进山时候没有这么冷啊?还有篝火呢,帐篷呢,我当枕头用的登山包呢?”只有身边依然缓慢流淌的溪水证明自己还在原来的露营地,可是周围的树木怎么突然稠密了呢?

肖乐天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他好像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徒步旅行一样,身上所有的体力已经全都被耗干了。

“水……我需要点水……”肖乐天积攒了一些力气挣扎着开始小溪爬去,等到他能触摸到冰凉的溪水后,他的脑袋不停的眩晕。

就在这时候,他的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还有一个人急促的说话声。肖乐天想回头看看,可是还没等他扭过头,眼前一黑爬在石头滩上昏过去了。

“这次来太行山野营,真是一次大大的错误啊……”这是肖乐天意识消失之前脑海里最后的一句话。

就在肖乐天昏迷的不远处,突然蹦蹦蹦三声闷响,山坡的灌木丛里一阵剧烈的晃动,紧接着就是人群兴奋的欢呼声“庆三爷威武,神射无双啊,简直就是赛李广、小花荣啊……”几名穿着八旗号坎的大头兵兴奋的就往山坡草丛里冲,不一会就从里面摸出一只硕大的肥兔子出来。

庆三爷,那是直隶易县西陵护军里响当当的头号高手,号称无双骑射,正根的满洲八大姓之一的富察氏,全名富庆。在平日里,小兵们这么溜须拍马他早就笑的两眼眯缝起来了,弄不好还有一把铜钱撒过去打赏。

不过今天庆三爷听见马屁声却没有一丝的兴奋,现在他的两眼正跟斗鸡一样盯着不远处一个骑马观风景的高大男人。仔细一看,丫的居然是一个洋鬼子?

“庆将军……您的弓术真的很棒,在我看来比日本国最高明的箭道大师都厉害……您不想拍张照吗?我送您一张,记录下您的身姿……”洋鬼子说完,他的跟班小黑人赛门就开始把相机对准了庆三爷。

这下可不得了,庆三爷的手下连死兔子都扔了,跳过来忠心的挡在马前“三爷您下马,这是洋鬼子摄人魂魄的物件,照一次就丢一丝魂……洋鬼子,我早就看你不是好东西,现在终于露出马脚,有种你冲我们来……”

哎呦,看样子这群亲兵还是家生子儿,这忠诚度一般大清的兵可真没有。庆三爷也没有刚刚的潇洒劲,让家生子一把就拽下马,躲在人堆后面看着恶鬼一样的赛门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住……住手……这是我们大清的地界儿,怎么能容你放肆,你把妖器给我放下……”

就在洋鬼子和大清武官僵持在一起的时候,突然从东边不远处跑来一个身影,一边跑一边还喊“大人……列位大人啊,您们快来看看,我们抓到了一个长毛余孽……”跑来的是一个戴着瓜皮小帽一身青布大褂的小伙计,满头全是汗。

庆三爷和洋鬼子一听出现了长毛余孽,立刻也不斗了急匆匆往西面跑去,绕过一块四米多高的大白石头,发现商队里的人已经围了一圈了,伙计们抽刀持棍的把地面上的一个昏迷年轻人给围的死死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