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一十九章:魔乱世间

第三千二百一十九章:魔乱世间 (第1/3页)

第三千二百一十九章:魔乱世间

群魔乱舞,自最狰狞的面目,最锋锐的爪牙席卷起吞噬众生的毁灭之潮。

魔帝降临,血与金二色的虚无圣器相触,震世锵音诸宙响彻。

“这场圣战,终究重为宇宙生灵主宰!”随波逐流于已然絮乱的虚幻之流,王乱梦逐者望见了此时于神界上空交战,此时代表着众生之心的万般梦想,这些梦很简单,令自己的家园种族能在浩劫中得以保全,与将对方想要守护的一切尽皆毁灭,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志在针锋相对,而携着归幻之意到来,本是宇宙生灵最大强敌的幻灵意志反倒沦为末流。

生于斯,长于斯的他们才是主角,王乱梦逐者不禁自嘲一笑,或许自己是幻灵军中最早意识到这点的,但又能怎样?

尽管这战场已经重新被生灵主宰,但失去了幻空之门作为退路的幻灵大军也不可能退出战场,无论是宇盟还是魔族都不会将他们放过,纵使沦为末流,想要宇宙归幻,想要争得本不重视之“生”的幻灵也唯有拼尽一切。

那就战吧!王乱梦逐者发出一声怒吼迎向了那裂天断流的凌厉剑芒,他若舍军或许有逃生的希望,但在这乱世大梦中畏惧退场,岂不是辜负了这天宙皆乱的风云激荡?

“便在这辉煌之战中,逐梦落幕!”王乱梦逐者发出大笑,与无数幻灵一齐奔赴最后的绚烂,他们心中的归幻。

“呵,你倒是比先前的妖皇要强上许多。”血阎魔帝冷厉笑着,化作与蔑世皇剑相同剑形却更为狰狞的虚戾寸寸压进,实则每一进便是万宇时空之亡,紧握蔑世皇剑的妖灭咬紧牙关,感受到虚戾传递出的滔天毁灭之力几令自己心脉俱碎,来自父皇的血绚烂燃烧,却在此时越来越冷。

“但想挡本座,还不够格!”血阎魔帝一声厉喝,虚戾之上若有亿万魔雷暴起,其凶威骤增,竟是生生将妖灭震得跌退,血阎魔帝顺势将虚戾高举,一斩灭妖皇!

“轰!!!”一声巨响中血阎魔帝反而倒退,但脸上浓郁的兴奋不减反增:“缩头乌龟,你舍得出来了?”

“想要除魔,不执秩序怎可?”手握一柄流转无尽霞辉的长枪,三千道圣直面滔天魔威肃然开口。

有雷霆响起,有罡风席卷,有天火腾腾,有神罚韶光,三千大道与万般法相皆环绕三千道圣身侧,此时他即是神界大阵,负秩序神殿而临,是整个神圣宇宙底蕴的化身!

随着三千道圣降临,无穷神罚之威亦是比先前更为激烈地劈落万魔之潮,一时间灭杀魔邪便兆亿不可论数,可这换来的只是劫幽魔帝一声冷笑,哪怕神界大阵厉害,魔源孕育之速却比更为夸张!

血阎魔帝神色张扬,于长发乱舞间舞虚戾作血红之潮而至,屠戮诸苦,万般邪恶尽皆在血潮中翻涌呈现,尽是苍生恸哭,魔邪桀狂!三千道圣怒喝,萦绕三千道与神界秩序的长枪与虚戾碰撞,裂纹蔓延之际也映耀漫天光霞,猛然间一柄巨剑携浩浩皇威霸道而至,竟是将血潮与虚戾一举斩裂,血阎魔帝同样被斩作两截,却迅速化作两条血河急退相融,再度凝就恐怖魔身冷冷地看向来者。

“今日神妖联手而灭魔,倒可传为一桩佳话!”妖灭以不输于血阎魔帝的张扬杀至,瞳中当真耀着欲斩魔帝的疯狂。

三千道圣同样郑重颌首,事到如今,唯有诛杀血阎,方可解这滔天之难。

“少在这里虚张声势,别以为我不知道尔等皆是血脉燃尽,底蕴枯竭!”面对两大强敌联手血阎魔帝却是狞笑:“不过也好,将你们两个尽灭于此,可断尽神妖族运!”

“你尽可一试!”妖灭暴喝,挥动蔑世皇剑便是上前,与毁灭之道战得天崩地裂!

燃烧皇血的妖灭与执掌神界大阵状态的三千道圣实力都超越正常准宇宙境状态,联手之力更甚准宇宙战圣,然而他们皆需以神界大阵与妖皇燃血的力量镇魔振军,而几近被叶天斩杀却悟出魔源术的血阎魔帝境界更甚从前,一时间便是二圣联手也拿之不下!

“堂堂准宇宙境却欲要以三敌一,只怕不妥吧?”迎着一声轻笑的虚祭妖祖不由怒吼,众咒皆响,诸天血祭中其准宇宙战力尽出,岁虚梦圣却只是挥手召出数不胜数的历史光影将攻伐尽皆消弭,一面阻挡着虚祭妖祖一面将双方战场牵引远离血阎魔帝,其意昭然。

“需杀血阎!”执掌虚无神座的羽胜神皇眼中闪过一分决绝,然而伴随着邪气凛然,一道裹挟墨黑邪光,姿态完美禁忌的身影就这么席卷滔天凶威阻挡在虚无神座之前。

“别急,就让我用这魔军战魂替天玄、造化神皇考量当世神皇又有几成皇格之重?”禁忌魔影开口,劫幽魔帝的声音戏谑吐露。

迎战神皇与虚无神座而不亲至,仅显军阵之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