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二十章:星辉破军,必杀之战!

第三千二百二十章:星辉破军,必杀之战! (第1/3页)

第三千二百二十章:星辉破军,必杀之战!

森罗万象,群魔乱舞,一道道魔邪圣柱冲透宙霄,一片片血煞风暴遮蔽云天,群魔桀笑,咀嚼与撕裂所有敢于抵抗生灵的血肉,作重重浪潮覆压天与宙的所有神辉,神罚与神兵皆杀不尽如此众多的群魔,以血拭荣耀的战士斩灭数倍于己的恶魔却被接踵而至的邪恶撕杀生啖,魔潮覆宙,构成哪怕一缕光芒都无法从中逃脱的牢笼,令参悟大道的圣者亦不禁绝望之浩劫。

准宇宙境的霸主,不断蜕变突破的绝世天骄,统御种族的大宙皇者……一名名宇盟中最璀璨的存在与对手激烈厮杀,尽管他们皆竭尽全力,却在纠缠中没有半分挣脱泥泽的希望,甚至因对手太过强大以至于只得眼睁睁看着那数之不尽悍不畏死的魔族狂涌而上,将身披辉光屹立不倒的英雄一个又一个淹没吞噬。

“再退一步,便是神界,吾神界山河壮阔,生灵瑰丽,文明灿烂,怎可容尔等邪魔侵犯!”手持断戟的神灵怒吼着将直袭命门的魔头挑起,断戟如刃,金戈之风将数十魔族皆撕成碎片,纵然甲裂兵折,神灵依旧怒吼着酣战铺天盖地的邪恶,神兵被磨灭了就抽出肋骨,凝血为兵,再不济,将那尚在跳动的鲜红之心化作神圣熔炉,将这些逆天乱道的魔邪尽皆炼杀!

“不容侵犯?你看看那所谓神界,早已成了我魔族屠场!”却有魔族狂笑着扑来,獠牙狠狠地刺入血肉已显萎靡的后背,一种腥甜灼热的滋味将它的喉咙烧穿,神灵更是怒喝,金戈之辉将此魔生生腰斩,但那半截身躯还发出沙哑疯狂的大笑,取笑着神灵毫无意义的抵抗,魔潮乱天,而今已势不可挡!

他不是虚张声势,九十九天的光景令身陷魔军的战士不禁心颤,那一座座威严的神殿呵,而今沦为废墟,那一座座雄壮的山岳呵,满身是血塌落,那一条条曾奔腾不息的江河满是血与碎肉,将生命灭绝的痕迹送入已浸成毁灭的汪洋,一重又一重疾风扫过大地,是那样残忍凛冽,其中的魔伸出爪牙裂开苍穹之沟壑,顺手就捞起血肉残肢,头颅无量数!

一声声最狰狞的笑声传荡在最神圣的宇宙上空,一声声最悲哀的哭号响在最惨烈的炼狱,天崩地裂,日月衰灭,猩红的地毯铺满大地,那是多少淋漓鲜血!已不知有多少生灵惨遭杀害,更不知多少天地位面于毁灭中崩塌,一名名魔族飞掠苍穹,随手摘下一颗星辰大快朵颐,又踩下一脚涌起魔潮将亿万里生灵疆域统统踏灭,猛地便抓起一位神灵,狞笑着将其分尸碎魂,接着便发出最为舒心畅快,却叫宇宙恸殇的愉悦魔音。

横行于九十九天而不参与主力征战的魔族只是大军中的少数,但只是这少数已然杀得天不成天,地不成地,众生苍茫俱无存,而在这一刻,没有人能拯救这炼狱中挣扎的芸芸众生!

众生血洒,举宙同殇!即便非神圣,凡生灵者怎能不为此殇!

“倘若在此败了,我们妖族也将受如此大难!”想起家人好友,故乡土壤的妖族咬碎了牙关,在历史上妖族侵略、毁灭的次数远比被侵略要多,但他们同样珍视自己的家园,绝不愿心中的美好也沦为如此惨烈的人间炼狱。

“便是舍出这一条命,也不可令尔等魔邪犯我妖族!”这妖圣怒吼着化作本相,本就为攻伐而生的战车在妖皇燃血的照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