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二十一章:丹心诛邪,辉煌落幕

第三千二百二十一章:丹心诛邪,辉煌落幕 (第1/3页)

第三千二百二十一章:丹心诛邪,辉煌落幕(本卷终章)

刀光璀璨,蕴含着必杀的意志斩断宙空,而劫幽魔帝却只是笑面这无当刀芒竟将其伸手紧握,伴着那古老面庞上的一抹狰狞掠过,必杀的刀芒已被捏得粉碎!

“神令必杀之?真是一个好名号,但现在掌生杀大权的不是你。”劫幽魔帝平静地阐述着残酷事实,刀光在他掌心留下了一道不断流血的暗金刀痕,碎散锋芒划破他的高贵魔袍与面庞,但这些伤势实在太轻,此时正在迅速愈合。

叶天没有言语,已然杀至劫幽魔帝面前,一双圣眸中杀芒爆耀,又是一道刀芒蕴着不可想象的炽烈悍然劈落,他在用最实际的行动表达杀意!

“没有用。”劫幽魔帝却只是笑着,讽刺着叶天的手段不过无用功,他屹立神界极空却向身后鸿蒙随手一抓,顿时吞吸鸿蒙混沌而至,凝就一柄墨黑战矛直刺炎刀,刀矛俱碎之际却见无边寒瀑暴涌而出,在冻结神圣宇宙边境的同时将火光炽烈尽皆消弭!

叶天依旧不语,只是挥舞着那由心血凝就,道魂铸骨,不断破碎而又重生的圣刀一次次斩向劫幽魔帝,每一刀都在宇宙之疆划出至为完美的轨迹,且无数轨迹相契相合,更隐隐将本就强横至极的威势提升到一个更高层次,在每一击皆是顶尖逆天战技的情况下竟可将桀骜超然的它们相辅相成就大势,这实在是令军阵之帝也叹为观止的神话。

“真是漂亮,但这又能如何?”抬手汹涌毁灭魔光,旷世邪兵信手拈来,甚至直接在魔军中血祭一场,夺来一股澎湃杀力……劫幽魔帝屹立于神界巅顶与叶天酣战得不占丝毫下风,甚至由于其位之高,军势之强,更像是将挑战的通天战圣完全碾压!

强如顶尖逆天战技攻伐也被劫幽魔帝尽皆抵挡,即便有些杀招太过凌厉锋锐或出其不意而穿透了劫幽魔帝的防御,那一道道看上去狰狞的伤口也会迅速痊愈,劫幽魔帝甚至能趁隙自已然被魔潮填满的战场随手引来最醇的圣血之河,迎着通天战圣的锋芒大口饮用。

劫幽魔帝并不善战,至少在准宇宙境中如此,他或许成就准宇宙境不算长久,也没有接触此世文明并与其他准宇宙圣者交锋的经历,再加上他所走之道乃是统御魔军,虽是执掌毁灭的魔帝但论正面战力比之底蕴最弱的虚祭妖祖似乎都略逊一筹,但他终究是准宇宙境,屹立这当世巅峰的圣者境界!

身处在足可直面大宇宙的这一圣境,劫幽魔帝绝不是可轻易斩杀的存在,即便他与叶天战道境界差距巨大,但与无数强者死战又一路将鼎盛魔军杀穿的叶天早已不复巅顶威光,那一道道刀芒可令巅峰圣者胆战心颤,在劫幽魔帝眼中亦玄奥非凡,却不是能将其亡命的力量!

“何不回头看看这神界?它简直比造化那一世神族构筑的还要美丽,道德、秩序、礼仪、文明,九十九天,神皇共治,啧啧啧啧……”劫幽魔帝欣然地评价着:“如今虽然被屠得七零八落,遍地尸山血海,但残存的那点生灵数量却也不是宇宙开辟的时代可比啊,你瞧那个妇人,死到临头了还想保护孩子,哎,这么快就杀了,应当多折磨一番,多听听那悦耳哭声才是,哦,还有那什么凌云阁天骄一介苍神还敢对魔圣动刀,连同山门一齐被劈成焦土了吧,不过他以为能藏住山门下那几万大千世界,却真是天真可爱啊,嗯,护我神界辉煌永不灭?就是当初天玄也没说过这话,连个半神还敢这么大放厥词?成神了?你放心,这等越暨之过我们魔族也痛恨得很,你看这家伙还不是被宰了?……这些便是慈爱、道德、勇气、求生、荣耀吧?何等美好,你再不看,就没有机会了。”

说着,这开创了魔宙纪元的最初魔帝便发出冷笑,蕴含着无边凶煞的魔掌将生灵至强者的身躯洞穿。

“这当真是一个奇迹的时代,没有混沌古族之完美却生出你们这群怪胎,而将充满奇迹的辉煌之世落幕,便是属于我的最大荣耀。”

“你不属于这个时代,你也根本不懂这世辉煌。”叶天冷冷地看向劫幽魔帝,骤耀的圣刀再度斩落:“正如妖灭所说,你们的时代已经结束!”

“呵呵,即便那盖世妖皇在我面前也不过小辈,更何况他区区妖灭?或许正如他所说,大势所趋,将淘尽旧世传说,也如你所说,我不懂这个时代,但我魔族,从来都是逆天乱道而行,纵然世界都可灭,更遑提区区时代大势。”劫幽魔帝带着那高傲而寒冷的笑容,宛若世界棋局已在手,他以攀附无边魔煞的手掌迎向又一次惊天的刀斩,这种攻伐还如以前般徒有其表,绝不可将斩魔之志实现,唯有随着这魔潮大势溃灭。

但接着,魔煞便在凛冽刀锋之下尽皆辟碎,魔煞包裹的手掌亦逃不得此难,被一刀斩断,鲜血淋漓!劫幽魔帝的神情为之悸变。

“你怎会还有余力……”惊芒在劫幽魔帝眸中掠过,但紧接着他便感受着周围那炽烈璀璨、汹涌澎湃的氛围仿佛悟到了什么。

“通天战鉴,越战越勇?”惊惧与兴奋的光芒同时在劫幽魔帝的眼中爆耀!

叶天没有回答他,只是下一刀斩出,那抹锋锐将邪尽诛,只比上一刀更强!

血肉被撕裂的声音不知是神是魔,劫幽魔帝握住这将自己指掌裂穿的刀锋眼中涌起一片疯狂:“真是了不起的奇迹,那我便舍命看看所谓这一时代的辉煌究竟能走到什么高度!”

“锵!”魔军尽颤,万道披靡,只一声刀鸣惊天,却将魔帝之血染作一道裂宙痕!

两道耀世的身姿携着无尽底蕴与决绝悍然相撞,他们面对的是无半分怜悯一心想要将整个世界葬下的最初狂魔,与身负苍生之命,必要除魔卫道的最强战圣!

战澜惊宙,普天有谁可避战!

神在战,于九十九天山河破碎中怒吼悲呼,纵然昔日的神话皆成过往,在这末世绝不可放弃不灭的信仰。

妖在战,追随那如火种不熄的血脉,追随那举世无敌的传说坚定,愿以血,拭那霸业妖芒。

鬼在战,崩天裂地的灾难像是轮回尽头,一道道魂影在毁灭中不断消逝,为世遗忘,可即便如此,依旧要耀最后一点光芒。

兽在战,耳畔山河破碎的轰响与无尽悲呼何等熟悉,那是洪荒曾受的痛楚,难道注定不可将这浩劫阻挡?管不了这么多,唯有燃尽血脉炽热,捍守疆域不灭!

人在战,就像是血脉中祖辈流传的耻辱又一次到来,甚至或许就此成了绝唱,这一战誓要将耻辱跨越,却绝不是那毁灭之途。

魔在战,生即为灭,亦有无奈在心,但无需那怯懦之情,只管痛饮鲜血,屠戮生灵,将眼见万物俱灭,于曾辉煌耀世的神界废墟踏出灭世步伐!

幻在战,同样亦在幻灭,或许已明白真幻之别与宇宙归幻的实质,获得答案之后,灰飞烟灭已不重要。

蕴含法则、大道、心中真意的血溅满寰宇,一道道裂痕撕碎了宇宙的边境,剥去一座大宙的甲铠引入那鸿蒙甚至混沌中的凶乱令这场浩劫愈演愈烈,也有那贯穿了边疆、神界大阵、九十九天的狰狞疮疤直接侵入了大宇宙的腹心,那大宇宙本源之处。

一股股灾难气息的弥漫,一道道浓郁血光的汹涌,皆阐释着这一世战乱的无尽残酷,将文明摧残殆尽的恐怖。

便在这混乱中,又一场大战,到了终点。

历史与虚祭的伟力停止了拼杀,形似蔑世皇剑的利剑贯穿最诡异准宇宙圣者的胸膛,然而持剑者反倒大口吐血,身躯剧颤着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岁虚梦圣则保持着被刺姿态一掌拍出将历史中的凶劫直接送入对手本源,眼中流露出轻蔑。

就在这时,时空一阵扭曲,便像是有什么发生了。

“原来你是——”虚祭妖祖瞪大了眼,在这一刻,他窥见了某种异变!

“留你不得!”素来保持着平静与诡异姿态的岁虚梦圣面色狰狞,犹如黑暗深渊的深邃乌光自岁月史书暴涌而出,将两大准宇宙圣者尽皆吞噬在内,这一刻历史断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