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战之终曲

大结局:战之终曲 (第1/3页)

大结局:战之终曲

虚无中,一道火光耀现。

这道火既不是来自火皇的起源之火,也并非那极致融道的星宙之火,它宛若无形也无色,却偏偏耀眼到不可直视,为此火光照耀的心灵都不免震颤敬畏,因这火光所象征的无上伟力,也因这火光象征的牺牲崇高!

此刻无穷战意自叶天身躯冲天而起,若傲世狂龙,为开天圣刀,是捍卫文明的最强神圣亦是那一座巍峨雄伟并不断扩张膨胀的星炎圣宙,而准宇宙战圣的无双战威也随着火焰盛燃攀升到不可想象的极境,超越准宇宙境,也超越宇宙圣级,近乎耀裂虚无时空的威势直指真正无上,便为那属于盖世妖皇、魔祖邪心、虚无神君的虚无圣境!

“这是……”感受到叶天身上暴涌而起的滔天威势,诸圣震动,原本以为唯有死在虚无时空之内,令岁虚梦圣驱策圣器席卷一切的心灵不觉萌生希望,此时通天战圣势强如此,或许真有战胜岁虚梦圣,打破虚无时空的可能!然而人族圣者们却在此时心恸而殇,他们自然知道天魂燃烧的名号,理解此时叶天为获取如此力量意味着何等沉重的代价。

天魂燃烧,堪称不可思议的混沌神族最强禁术,它竟可将本身就屹立大道巅顶的圣者实力增强数倍,使其绝强无可敌,但代价便是一旦燃烧不可止,唯有在极致绚烂中连同身魂大道,尽皆燃得灰飞烟灭!

那场最初圣战的终末,便是天玄神皇率领九大神将施展天魂燃烧攀升极境,以玉石俱焚之法重创了魔祖邪心,挽世界于危亡!

而现在,在来自最神秘虚无圣器岁月史书的浩劫席卷世界,将倾众生文明之时,天魂燃烧再度出现了,传承于神之造化,当世最强之人!

“天魂燃烧早已随着天玄神皇与九大神将陨落而失传……这更是只属于古神族的绝技,便是昔日古神族巅峰战圣都未必能够习得,你一个人族怎么可能将其掌握?”岁虚梦圣死死盯着叶天,这一刻,他的绝对信心终于被撼动了!

一尊天魂燃烧的准宇宙战圣?此为前所未有!而论战力叶天甚至比昔日天玄神皇与九大神将联手还要更强,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他在天魂燃烧后,更具备将魔祖邪心重创甚至击杀的伟力?

“看样子,你岁月史书也并非全知。”叶天冷冷地看着岁虚梦圣:“昔日邪心凭邪源术领邪族吞世,而这招天魂燃烧,便是与邪源术相对,混沌神族的最后底牌,邪源术不曾绝灭,这一底牌也同样不会消亡,必将在世界倾覆的危难时刻力挽狂澜!是以在我沾染邪心之因果时,终究在那处混沌秘境寻得了前辈的传承。”

“我尚不知将这种力量传承给我的究竟是哪一位神将还是天玄神皇陛下,或许这是他们的共同意志,也是那一世阻挡灭世的神义。我知道他们在燃烧自我时壮绝而不悔,现在也正该由我舍身,以耀当世神义了。”

说到这里,叶天身上燃烧的天魂之火中若有一道道英武壮绝的身姿显现,岂不正是昔日的天玄神皇、九大神将,还有更早岁月中为抵御邪族而燃烧自我的伟大英魂!

“呵……好一个通天战圣,分明保有如此燃烧绝术,却在神界将倾之际苟且偷生,你分明可以舍一己而荡魔潮,却偏偏要令三千道圣与整个神界消亡!”岁虚梦圣死死盯着叶天:“到如今你已将死方才动用这一底牌,什么舍我?你亦是自私畏死者!”

“宣言回报神恩,可你却是神界终结的真凶!”

面对岁虚梦圣如此质问逼迫的叶天却目光清澈,明耀得足以望透虚无与这整个世界:“我自然愿燃烧自我,护神界辉煌不灭,可昔日在混沌内我虽得传承,却不可将亘古舍我之意尽解,直至神界之末,三千道圣与诸神皆燃烧时终于将其领悟。”

“你是说……我倾覆神界大阵,致使神圣宇宙毁灭,反倒造就了你这个燃烧古神之火的怪物?”岁虚梦圣的脸色阴沉无比。

“正是。”叶天颌首,此时他的战威分明已达到极致:“天魂燃烧并非秘术道法与逆天战技,而是一种舍我的终极境界,故每一名燃烧者所悟尽皆不同,我还需感谢你,若非是你,我尚无法实现这最完美燃烧,也无法真正舍身,冲击我真正欲求的极尽战道。”

“我之天魂燃烧,为绝望而生。”叶天带着那坚定而又执着的神情注视着岁虚梦圣,这股毅然永恒烙印,纵虚无不可撼!

“好,好……好!那我就赐予你真正的绝望!”岁虚梦圣一声怒吼,犹如繁星的数十万圣器在他怒意号令下尽皆生辉,涌动先前绞灭幻宙逼得幻宙王不得不以残魂遁逃未来的虚无之潮便朝叶天汹涌而至!

“虚无之下,一切俱为空妄,就连盖世妖皇也被此力镇压,你通天战圣即便燃烧,难道能与那霸主相比?”岁虚梦圣之音阴沉恐怖,犹如至高神谕,判决叶天必亡!

“我虽非虚无圣者亦无惧盖世妖皇,而你这虚无时空又岂能与洪荒文明之瑰丽,抗妖先烈之舍身相比?”叶天怒喝如雷,战澜如潮竟是迎着汹涌虚无而上,顷刻间虚无时空震颤,那犹如叶天本源之火的战道之澜也被迅速崩灭瓦解,竟是毫无自保之力,然而自知必灭的战澜却也竭力抗争,将那势不可挡虚无同样撞得支离破碎!

“终究只是虚无时空,而非真正虚无!”叶天明悟,他猛地挥刀,令一道至为璀璨的刀芒携无量战意碾出!

“战圣通天斩?”岁虚梦圣见状色变,这一招可是叶天成圣而创的逆天战技,代表他通天战道的初始,而在此时贯彻一生战痕而出,其威势自然恐怖无量!

“你欲通天,那便以杀天之力镇压!”岁虚梦圣神色狰狞,手中岁月史书随之疯狂翻动,猛然间至关键一页而呈现出蔓延整个混沌的惊人血影,不可想象的玄奥魔纹伴着无数辉煌落幕的凄惨气息逐渐凝就,形成一重六芒杀阵,灭世之威浩荡无量。

灭绝之势浩荡,竟是昔日邪心尚未曾完成的六芒杀天阵!

然而六芒杀天阵下叶天浑身燃烧得更是炽盛,纵然灭世之威浩荡却绝不可影响刀芒进前,伴着一场惊天碰撞,魔纹俱焚,六芒杀天阵破!

“我怎忘了,他是一名宣誓荡魔诛邪者?”岁虚梦圣神色微变,接着涌出狠辣之志:“你敢灭魔,还要弑神不成?”

岁月史书再度翻动,这一刻竟是翻回了那虚无气息澎湃无边的初始页,于是虚无时空中亮起太初之光,有古神带领众神造万字起文明之辉,传礼义塑秩序起源,创神术辟混沌之乱,而成世间最初昌盛王朝,而在这王朝之上更有一道伟大身影受无穷信仰遥望世界,这最初盛朝却皆是他的儿女。

太苍之世,虚无神君!岁虚梦圣竟然将这至为古老神圣的时代呈现而出,这岂不是要令叶天冒犯本心,对元祖先辈大不敬?

一尊尊圣者展望那太初时代,皆能领会那世昌盛风貌不由为之敬仰感动,叶天同样望着这亘古神朝,却毅然地将刀抬起,无数道具备审判之威的锋刃璀璨而生,对开创世界的伟大先辈爆发而出!

“神罚之刃,神罚世无邪,他打算对亘古诸神施以神罚不成?”岁虚梦圣不解随即震动,此时每一道神罚之刃尽皆具有可斩巅峰圣者的恐怖威势,这招逆天战技已然在天魂燃烧的叶天手中超越了顶级之境!而并未如他想象般神罚斩神朝,这无数道神罚之刃竟是穿透了亘古众神的身躯尽皆斩落在他岁月史书之本尊!

战威荡天,却教一张张承载着厚重历史的岁月之页于岁月史书碎散脱落,呈现出哪一方方世道,有兴盛有衰落,有宇宙,有混沌,有幻宙亦有元素世界,曾有那么多传说屹立世间令人震撼,此时却皆随着岁月史书的破碎满溢而出,将传说重现与落幕!

“那便以最强之力,斩你!”岁虚梦圣不甘怒吼,此时岁月史书光芒极耀,终究翻到了一个充满传说的时代,无数岁月气息于此汇聚,好似要将每一时代的传说献于一尊绝对无上,于是那身姿终究降临,横扫六宙,皇威盖世,正是岁虚梦圣生平至恨,为盖世妖皇!

一柄皇剑爆耀盖世威光携着噬宙葬天的恐怖威势悍然斩落,终究那一世皇者曾君临世界的力量重现,此威一世之怖,在当世妖族的祈求中亦无丝毫怜悯。

这终究是一道凭岁虚梦圣全力掌控的历史呈现,而非盖世妖皇本尊,自不具备那怜悯妖族的本意!

“盖世虚影,止增笑耳!”叶天却是一声朗笑,此时此刻他周身火焰分明化作一座无尽玄奥的圣阵呈现,在这阵内一名名神、兽、人、鬼征战不绝,皆为镇压足以倾覆世界的皇者献命洒血,终究有一名战圣发出大吼,一声吾辈当镇妖间无穷伟力镇落,为世界意志,终结旧世皇!

“轰!”无穷伟力中那一道曾经盖世的身姿荡得支离破碎,绝域镇妖,自将镇妖皇!

“盖世妖皇亦败,怎么可能?”岁虚梦圣瞳孔收缩,流露出不可理解的恐怖,盖世妖皇乃是他最仇视的存在,却也令他最为敬畏,依他读取世界历史理解,这曾横扫洪荒时代的皇者尤甚于魔祖邪心与虚无神君,倘若这股力量都会败,那还有什么能将眼前战圣阻挡?

天魂燃烧,火焰盛燃,那拼尽生命的觉悟令岁虚梦圣不禁震颤,却又猛地狂笑,神色愈发疯狂。

“我倒忘了此乃虚无时空,而我便是这世间历史!”岁虚梦圣狂笑着:“我之伟力,又岂止那盖世一皇?”

“神、魔、妖皆镇不得你,那么神魔联手如何?”岁虚梦圣冷笑中分明有两道身影席卷着无边威势降临,一道创生起源,另一道灭绝混沌,正是虚无神君、魔祖邪心同现!

世界震颤,诸圣骇然,只是一尊虚无圣者已足够横扫世界,同时降临两尊?

“或许对付你这最强战圣还不够,那么就神魔妖皆联手!”而岁虚梦圣还不曾止,又是一道身影在他冷笑间显化,正是先前被绝域镇妖镇压的盖世妖皇!于是三大虚无圣者皆立,即便是传说中最为仁慈的虚无神君同样抬手席卷无边虚无流而至,这一历史掌于岁虚梦圣,却足以成就颠覆之恐怖!

虚无之圣,浩浩之威,此时所面压力已绝非先前可比,身躯迸裂,大道崩落,即便是天魂燃烧的叶天也感到沉重压力。

三大虚无圣者历史皆临,我可会是对手?就算是当初天玄神皇与九大神将燃烧,也不过是将邪心重创而已。而盖世妖皇、虚无神君之能又岂会弱于魔祖?

更何况,在这天魂燃烧中所有大道与意志都在不断焚灭,他所剩的时间已是不多,倘若不可在此时斩杀岁虚梦圣,那此世生灵便逃不过这场灭绝之灾!

一种种大恐怖在叶天眼中呈现,也若将无数惨痛回忆勾起,那一道燃烧辉焱的身姿身先士卒,战入魔域为神争锋,却在那玄虚魔圣的突袭中不幸战殁,引得通天战圣盛怒荡宙,纵然血阎魔帝不敢面!

“霜儿……”不由心痛,那是他世间唯一至亲,终究也在那斩魔的道上亡!

可还有那更大的深痛,那人宙边关的破碎,那宇宙战场的血洒,那绝域无阵的无畏,那无数道慷慨赴死的英影。

“活下去,将神界传承!”三千道圣注视着他,整个神界在魔潮与燃烧中支离破碎,九十九天,秩序神殿,整座神圣宇宙终究在圣战的疯狂中粉身碎骨!

“为令神族不亡,我当祭阵!”那尊霸道的武神皇发出怒吼,在一尊不可阻挡的皇者剑下毅然决绝,于是诸圣祭阵,终成那镇妖之塔,绝域镇妖!

“何灭逆贼,吾终当归!”更负盛名的那尊皇者怒喝中与身边的神将融作唯一之光,在那一尊无上霸主的极怒中将其贯穿,虚无溅血,混沌不灭!

我见到了什么?叶天自问,那是一场场战争的深痛,亦是一名名先烈的壮烈,那是所有舍我的意志,或许他们并未踏及天魂燃烧的境界,可这一切同为一往无前极尽燃烧,皆是属于我,无穷的力量。

世间至强又如何?纵然是三大虚无圣者联手又如何?

无论是真是幻,是史是今,今当我道,怎能不战?

我已燃烧一切,唯有战道无前!

叶天的眸子炽盛绝耀,巍峨如岳的战意浩荡扫平一切,那一座星炎圣宙呈现并化作一场无际狂潮爆发!

昔日星炎神最强逆天战技,星纵宙界,火掠诸天!

“以神之尽头,战圣之尽头?”岁虚梦圣见得这一幕喃喃,接着他便震撼地见到那一道身姿那一片星炎竟然当真浩荡地冲透了三大虚无圣者身姿,无论是魔祖邪心的灭世之凶,还是盖世妖皇噬宙葬天威能,连同虚无神君的最初虚无之力皆在这星炎中消融湮灭,一战皆陨!

“轰!!!!”虚无时空却如被雷潮惊荡,岁虚梦圣不可思议地注视着那象征叶天极力的星炎之潮席卷而来,神之尽头竟然当真击破了圣之尽头?

“他的战道,竟然还在继续提升?”猛然间载下一历史的岁虚梦圣毛骨悚然,他分明见到最新历史上的通天战圣竟然更加伟岸超然,那一本就旷世无限,顶天立地的通天战道竟然扶摇而上,突破重重碧落与苍穹!

可怕的是这股趋势竟然还在继续,那一道身姿分明随着燃烧不断走向消亡可其战意却愈发盛烈,每一分燃尽都令一重全新的战意凌然通天!

“倘若再让他继续攀升下去,究竟会走到什么地步?”岁虚梦圣震撼地产生这个念头,在这世界历史上极道者已不算稀罕,甚至就连冲破极道踏临无限境者也是甚多,那幽毒妖王毒道,那苍元神将武道,那血阎魔帝毁灭之道,那幻宙王幻道,还有黑暗冥尊黑暗之道等等……突破极境带来的是绝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