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斗帝之路》手游·角色传记(上)

《斗破苍穹:斗帝之路》手游·角色传记(上) (第1/3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1.【药尘】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缘起缘灭,应天注定。

天生我药尘,是愿世间无人病,是愿架上药生尘。

没有药尊者医不好的病,但却有药尘治不了的人心。

当我发现自己铸成大错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我的弟子得了世间上最难医的病,它的名字叫——贪婪。

医者不自医,师者难自救,我治不好他,也救不了自己。

炼药师,行仁爱之术,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内心。但若问我此生有没有后悔的事情,那就是没有教好我的弟子韩枫。

“药皇”韩枫多么响亮名字,谁能想象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只是个瑟瑟发抖的孩子,面对残忍杀害他全家的山贼,一个孩子除了发抖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

或许是天生的医者之心,我没有丝毫犹豫便从山贼手中救了他。

然而这却是整个错误的开始……

武道和医道,从本质上来说都是一样的。

武道不是暴力,不是为了杀戮而杀戮,为了战斗而战斗,是为了迅速制止杀戮,它和医道一样都是为了保护和守卫众生。

我出手救下韩枫,却不知道他已经被强大的实力蒙蔽了双眼,他只记住了以暴制暴,却忘了合天地正气,以仁心推己及人。病根或许是从那一刻开始便扎了下去...

曾经想要拜在我药尊者门下的人不计其数,我却根本无心收徒,只希望能炼制出最高绝的灵丹妙药,来治一治这大千世界。

在教导韩枫的时候,我发现他非常聪慧,闻一知十,尤其在炼药上十分具有天赋。当时的我完全沉浸在发现天才的喜悦之中,恨不得亲囊相受,未来好让他继承我的衣铎。

如果拿炼药做比喻的话,韩枫就是这世上最好的药材,我坚信在我手中一定能把他“炼”成最好的丹药,他将成为我药尘最为得意的作品。

但可惜,“是药三分毒”,再完美的丹药也或多或少会掺杂着一丝的毒性,韩枫的毒远比我想象的要更为猛烈。

人一旦走上邪路,天分越高,后果就越可怕,打开他密室的刹那,我失望至极。

我根本不敢相信,那个我心中最完美的继承人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他把人类和怪兽嫁接到了一起,面对生命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敬畏。

望着突然出现的我,韩枫有些惊恐,但看向那些他称之为“实验体”的人类时,那眼中散发出的喜悦是遮掩不住的。

韩枫,我的孩子,我的弟子,他病了,他得了我药尊者都治不好的病。

焚诀绝对不能传授给他,韩枫已经踏上了一邪路……

我不清楚是不是这个决定让韩枫彻底记恨起了我,但当魂殿找上门来的时候,我知道我确实低估了韩枫的执着和野心。

或许从推开密室门的那一刻开始,我这个师父已经成为他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医者难自医。徒儿我治不好你的病,从此我们师徒恩断义绝吧。

02.【纳兰嫣然】

萧炎,很久之前我就听过他的名字。

这个名字,这两个字,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

人人都告诉我他会是我未来的丈夫,但可笑的是我居然从来都没有见过他。

他是什么模样,他有多高?多重?有什么爱好?什么脾气秉性?我一概不知,我只知道萧炎将会成为我纳兰嫣然的丈夫。

这个名字就像是道枷锁,从我懂事起就强行束缚在了我的身上,从来没有人问过我愿不愿意,他们只会笑着对我说,嫣然,你快要嫁人了……

我纳兰家是加玛帝国三大家族之一,我们被万人敬仰,我们拥有无上权力,但我纳兰嫣然却连选择自己丈夫的机会都没有。

只因为爷爷的一句承诺,我就要和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结为伴侣并度过余生,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事情。

为什么你们可以毫无顾忌的去决定别人的命运,把我的一生当做你们的承诺。

我的命从始至终都不应该属于我自己,就因为我纳兰嫣然是一个女人?!

大千世界,强者为尊,男人定下的规则,逼着我们女人去遵守吗?可笑至极。

我的命除了我自己以外,不应该掌握在任何人手中。哪怕赌上一切,我也要问问这个世界,到底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萧炎,纵然他之前有多么的天才,但懒惰和不思进取毁了他,这样一个男人要成为我的丈夫,我绝不答应。

人可以一时失势,但绝不能自甘堕落。在这样一个世界,向命运低头、妥协苟活的人,不配做我纳兰嫣然的丈夫。

如果现在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还是会去乌坦城结束这段荒唐的亲事,我需要的是爱情,不是衡量利弊之后的自我妥协,凑合过完一生。

只有云岚宗可以改变我的命运,云韵师父就是我努力的方向,只有成为她那样的女子才能在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