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一章 安之如意便是山水

三州五地四三五四年,正月三十,惊蛰。

年关刚过,天却不寒,天气晴和,云儿渐渐收起。

大梁京城的街道,行人擦肩接踵,叫卖吆喝声此起彼伏,真是热闹极了。

不过今日要说最热闹的,还当属杆子楼。

此时天微亮,杆子楼一层的大堂里早已经是人满为患,来来往往的看客,甭管认识不认识,互相道声好,讨个好彩头,寻个空位坐下,抓一把瓜子花生垫垫肚子,等待着主角的登场。

只是在这份热闹里,却有个人与周围格格不入。

他的面前摆着几个酒坛子,整个上半身趴在桌上,看样子是醉了一宿,此时睡的正香,饶是这喧嚣声都没吵醒他。

店小二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的胳膊,提醒道:“客官,早上了。”

男子也不知道醒了没,嗯了一声之后,从怀里摸出一枚碎银子摆在桌上,轻轻摆了摆手。

店小二一脸为难地看着男子,强笑着说道:“客官,这不是钱的问题,今个儿呀,是京城最有名的陈先生来讲何仙人救世的故事,您要是不听书呀,就往楼上客房走一走,去那儿歇着岂不是更舒服?”

说到‘何仙人救世’这几个字,店小二加重了音调,像是刻意提醒着这人。

男子许是被吵得不耐烦了,也许是被‘何仙人救世’这几个字扰了清梦,他挣扎着坐起身,手掌抵着额头,闭着眼也不说话。

好一副精致的模样,一双眉毛像是利剑斜飞,那眉宇间有一股子英气,却也有一份挥之不去的疲倦与愁绪。

店小二昨晚上曾见过一次,就觉得恍若天人,如今再见到,心中那份震撼却丝毫没有减少,传说中那位何仙人,怕也不过如此吧,店小二心中这样想到。

过了好一会儿,男子缓缓开口道:“何仙人救世?”

他嗤笑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睛。

“我来听听。”男子又叫店小二送来一坛酒,这次倒没有大口大口地喝酒,倒了一碗之后也不喝,就那么呆坐着,听台上的那位老人慷慨激昂的讲着。

当他讲到何仙人一别方姑娘,孤身一人前往天上天斩外敌,台下客官哪怕是听过百遍,也不由得红了眼眶,更有些心思柔软的妇人早已抹起泪花。

当他讲到三州五地的叛徒姜初一,在背后偷袭何仙人时,闻者无不攥着拳头,咬紧牙,恨不得自个儿回到三千年前,将叛徒千刀万剐。

台上的陈老先生讲的精彩,可台下却有个着实不识趣的人儿,叫台上人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眉角不住的往上挑,声音又高了几分,幸亏这酣睡的家伙没有发出什么怪声,不然老先生可真是要发飙了。

待这故事说完,陈老先生口干舌燥,下了台怎么都觉得心里不自在,于是便绕了一圈,自前门而入,来到那人的桌前。

有客人看到,想与陈老先生好好一叙,却只见陈老先生压了压手,意思是劝前来的其他客人该干嘛干嘛。

店小二忙活了一圈,正看到陈老先生坐在那醉鬼桌边,在江湖上混饭吃的人儿哪能不懂其中意思,当下也是起了邪火,便要去喊醒那个不识好歹的家伙。

“我没睡着。”原本伏在桌面的男子缓缓坐直身,伸出手抓了一碗酒,对着陈老先生问道:“老先生要不要来一碗酒?”

陈老先生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方才老夫说书时,见客官睡得实在舒服,难道是老夫讲得哪里让客官觉得无聊?”

男子一手拿起酒碗,饮一口笑了笑,“老先生讲的,是在下听过最精彩的。”

陈老先生正襟危坐:“那就是老夫哪里说错了?”

男子笑着摇了摇头,不言语,显然是不想就此多说。

陈老先生犹不死心,身体前倾,嗓门高了些许,“敢问客官尊姓大名?还请不吝赐教!”

男子饮酒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沉默了片刻,将酒碗缓缓放在桌上,微微抬首,直视着陈老先生的双眼。

该怎么去形容那双眸子?

哪怕是满腹诗书的陈老先生也找不到合适的言辞。

那双眸子就像是清澈的溪流,悲伤也好,忧愁也罢,人生的千滋百味仿佛都流在上面,明明看起来不过二十有一的年岁,却好像活了上千年之久般,淡然。

微风轻拂,裹挟着点点雪花自敞开的大门飘来。

“陈安之!”男子薄唇刚启,随风而来的是一声嗔怒的喊声。

满堂肃静,皆被这一声暴喝吸引,男子轻叹,眉间叠起千沟万壑,熟练地举起双手,转向杆子楼大门,无奈道:“沐姑娘,我可没有喝酒。”

却见得杆子楼大门那边走出位背负长剑的姑娘,约莫年过二九的样子,三千青丝高高束起,一身似雪绣丝的道袍拢着曼妙的身子,她的脸上不施粉黛,却美的不可方物,白皙的额前缀着枚小小的精致的红色宝石,一绺靓丽的秀发微微飞舞,像是落入凡尘的仙子那般。

倒映得这杆子楼像是落了天光,明亮起来。

只不过此时,这位沐姑娘却是秋眸含煞,直勾勾地盯着某位举着双手的男子。

“沐姑娘,你知道,我是听你的话的。”陈安之企图狡辩些什么,说着说着自个儿的底气倒是越来越少,举着的双手也随着声音慢慢落下来,最后他只好又叹了口气,“沐姑娘,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这般行为,倒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等着自家娘亲的训斥,哪里还有刚才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沐姑娘见到陈安之的模样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表情缓和几分,嘴上却是丝毫没有饶过他的意思,“你伤势初愈,就跑到这儿喝酒,我看你真是要酒不要命了!”

陈安之自然看出沐姑娘的心思,忙赔笑道:“哪里哪里,我这命是沐姑娘你救得,你不让我死,我绝不会死!”

好一番无赖的话却好像掐着这姑娘的命脉,沐姑娘脸微微红,小声嗔怒道:“休要胡说,赶紧跟我回去!”

陈安之猛然起身,三两步跑到沐姑娘身边,在杆子楼的门槛立着,稍作思索转过身,对着呆滞的老人说道:“陈老先生,千百年流传的故事早就变了味儿,谁能说清楚书中人谁是谁非呢?”

“哎哎哎,沐姑娘,别拧耳朵啊!”

“我自个儿会走呀!”

“客官,客官,您还没结账呢!”眼瞅着这两人就要走了,店小二嚷嚷着追出去。

却只见沐姑娘食指中指并拢,袖中多了一锭银子,径直朝着店小二飞去,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托着。

沐如意不满地撇了陈安之一眼,翻身而上,背后长剑自主出鞘于空中打了个旋儿,精准落在她的脚底。

一抹白色虹光划破长空,飞向远方,惊得原本坠落的细雪环绕上升,再下落。

底下有个白衣男子撒腿就追,边跑边嚷嚷着:“沐姑娘,你等等我呀!我可不会飞啊!”

杆子楼一众客人皆看得是目瞪口呆,倒是陈老先生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住没有开口,慢慢回味起那个叫陈安之的青年说的那番话。

这时候,不知那位客人如梦初醒般哎呦一声,似有惋惜之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人儿啊!”

“唉,对了,那姑娘穿的可不是远山宗的道服吗?”

“好像还真是。”

一石激起千层浪,接着又有人应和起来:“远山宗,沐姑娘!难道是先天剑心的沐如意?”

“可不是嘛!我听说沐如意出生的时候,手里头攥着枚红宝石,你看那姑娘额头不也有个嘛!”

“仙人啊!我们终于见到仙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