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 玄冰宗被灭【4更】

一道赤红的闪电劈过,在狰狞的天空撕裂一道骇人的口子,挂在山头的月,也染上了血色的红,一群杀红了眼的犬,立在山头,对着那轮圆月仰天长啸“嗷嗷嗷!!!”凄伤而无奈,在下一刻,被突如其来的无形力量撕碎身体,血水飞溅,溅到了圆月之上,溅到了闪电之上,溅到了这方世界。

孤立的宫殿在这片血红的空间,显得无助,曾经的繁荣昌盛,曾经的欢声笑语,曾经的无上荣耀,在这一夜全部覆灭,消失殆尽。

北冥之地,最骄傲的玄冰宗,以聪慧的头脑,逆天的战术,独特的天赋,傲立群雄,一个令所有宗家都仰望的存在,此刻却尸横遍野,几乎所有地方都躺满了犬尸,但凡玄冰宗的子弟,眼睛都是瞪着的,他们死不瞑目,他们不甘,他们不屈,他们宁死也骄傲,是谁?竟灭了这么一个逆天的宗家!!!

雷电仍在黑洞洞的天空肆虐着,那月就像显示这家族的骄傲不屈一般,仍旧立在山头,仍由雷电怎么强势,也不能驱散那份宁静。

雨,在躁动不安地催促下落了下来,雷声轰鸣,雨声猖獗,闪电劈舞,好似在为一个逆天宗家的毁灭而欢欣鼓舞,世界很吵闹,也很安静。这片大地绝尽了所有的生机,但仔细聆听,有哭声,呜呜、无助的哭声,无措的哭声,无邪的哭声,是从那座诡异的豪宅中传来。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哭声的缘故,奔跑的脚步声夹杂着混乱的雨声,以迅疾的速度向着宗门狂奔而去,四只犬蹄溅起水花无数,就连还未落下的雨还未近身就支离破碎,隔着雨帘,他看到的,是一个坐在尸堆中哭泣的小女孩,一个人形的,银色的头发,大约七岁左右的小女孩,两只犬耳耷拉着,小手上沾满了血腥,张着小嘴哇哇直哭,接近此地的魔犬,眼神一凛,眼中透发出的绿幽幽的光化成有形之质,向着小女孩劈杀而去,玄冰宗绝不能留下一个活口!!!他要做的,就是让大路上的一个个宗门神秘消失,这里说的消失,不是不见,二十死亡,就算是一个孩子,也必定后患无穷!!!

眼看毫无察觉的小女孩就要死在那无情地攻击下,一个的身影突然立了起来,那是躺在小女孩身边的其中一个尸体,此时犹如伟岸一般将小女孩护在了身侧,小女孩停止了哭泣,张口欢喜地唤了声“父亲”,或许是哭了太久,或许是惊吓过度,她的声音颤抖着,听不清晰。那道攻击劈在打身影的身上,那身影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地神色,随即收回慈爱的目光望向小女孩,叮嘱道:“慈儿,你以后不能再依靠父亲和母亲了,记得去投奔其他的势力。”

他的叮嘱带着严肃而又担忧的语气,并且意味深长,只是当时还小的慈没想太多。

“父亲。”看着父亲复杂苍白的神色,银冷静了下来,父亲曾教导,玄冰宗家是永远的骄傲,无论发生什么。不容哭泣!

“宗主!!!”不远处的一人震惊,呆滞了很久才敢确认眼前站立起来的人的身份,他不敢相信玄冰宗的宗主还能活下来,他受到的攻击是不可名状的,所有斗帝高手,还有斗祖都向他轰杀,都用尽了杀招,甚至能轻易毁灭一个普通宗家的杀招,直到杀至气绝倒下。

他,他居然还能站起来!!!

玄冰宗的宗主眼神凌厉地瞥了一眼那还满脸震惊的一名斗帝,那斗帝,一阵腿软,连滚带爬地逃掉了,他可不想在落单的时候跟玄冰宗的宗主对峙,就算玄冰宗的宗主已经濒临死亡,那也是一头很可怕的人物。

那斗帝逃掉之后,慈抹了抹眼泪,好久好久父亲都没有动静,银小心翼翼地伸出小去读读,父亲的头发依然是柔柔的,软软的,父亲玄冰子最爱干净了。

“慈以后也要向父亲一样做个爱干净的宗主。”慈以前对父亲说过的,记得父亲是回以一个简单的微笑,但那是对慈最大最大的鼓励。

父亲伟岸般的身躯巍然屹立,这就是玄冰宗的骄傲,慈的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抹去,又涌出,又抹去,父亲离开了,真的抛下慈走了,那是慈最敬爱的父亲啊!!!

甚至大家都抛下慈走了,慈很听话的,大家都说银很好的,大家都说很喜欢慈的,怎么舍得抛下慈呢?是那些坏蛋,从银身边夺走了大家!慈的眸光泛红,攥紧小拳头,指节泛白。雨水从房檐落下,在地面溅起血红的水花,闪电横劈而过,豪宅中一切血红得苍白!

“父亲!!!”稚嫩的呼声响彻夜空,甚至盖过了雷电的轰鸣声!!!!狂暴的大雨仍然没有要停的意思,嚣张的雷电仍然没有要退走的样子,猩红的满月仍然安静地挂在山头。慈还是哭了,而且哭了很久很久,哭累了,呆滞的神情静静地坐着。

而与此同时,萧炎已经成功进阶斗祖三星,正在稳固着自己的修为。

不过,就在萧家上的所有的目光都是讨论着萧炎所引发的异象时,一个令得大陆震动的消息,却是悄然间,不知从何处传出,玄冰宗,那数一数二的大势力,在继那玉符宗之后,再度全宗全部被灭!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隐隐间感觉到,风雨骤起,笼罩大陆。

接到消息的萧炎一愣,而后眉头紧紧皱着,他在心里已经隐隐间有了猜测,这两次宗门无缘无故的被灭,怕是和那伐不易说的那一场大劫有着莫大的关联。

或许,这只是一个征兆,或许,已然临世......ps:这是今天的第四更,兄弟们,想要五更么?嘿嘿,你懂的。

「官方阅读地址:ml」

(去读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