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三十九章 生死之间

第三千八百三十九章 生死之间 (第1/3页)

张若尘默然,知晓九死异天皇所言非虚。

若不死战神没有闭关疗伤,尚在不死神城中,倒是有机会集合整个神城的力量,对天尊级造成威胁。

但眼下,坐镇神城的乃是冰皇,冰皇虽有直面九死异天皇的胆魄,但修为差距太大。

虚天修为虽高,可毕竟不是不死血族之主,仓促与神城中的诸神联手,能对九死异天皇造成的威胁极为有限。

修为境界,就是一切底气的所在。

做为宇宙中屈指可数的强者,九死异天皇想不想出手,想不想暴露行迹,只在于他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毕竟神魂受创,一旦陷入高段位的争锋,伤势必然加剧。

那是得不偿失。

而张若尘的价值,已经达到他哪怕伤上加伤也要出手的地步。

张若尘唤出永恒之枪提在手中,长发无风自扬,头顶太极四象旋转,道:“异天皇既然有如此自信,怎还不动手呢?”

“你要与本皇交手?”九死异天皇极为诧异。

“晚辈别的没有,但不缺血勇,只能斗胆向异天皇讨教两招。若能侥幸打破黑暗,气息外溢出去,我相信,冰皇和虚天一定会接应我。到时候,岂不是可以变被动为主动?到时候,岂不天下修士都知,我张若尘可硬撼天尊级而不死。”

九死异天皇沉吟片刻,道:“本座若是你的修为,和你现在的境地,面对一位天尊级,是绝生不出任何战意。你这未来始祖之称,倒也不虚。”

境界差距太大,往往以势就可压垮对方的精神,别看天尊级几乎无敌于当世,但若遇到始祖,多半望风而逃,哪敢有半分战意。

张若尘浑身是胆,锋芒毕露,怎能不让九死异天皇惊讶?

紧接着,九死异天皇又道:“张若尘,你有胆魄,但缺智慧。想要活命,并非只有拼命这一种选择,此为无脑莽夫。”

“还有别的选择?请异天皇教我。”张若尘爽朗笑道。

九死异天皇道:“本皇所求,不外乎是九生九死阴阳道大成。杀你,除了得到你身上的那些神器宝物,还有甚么意义?九鼎,本皇用不了,别的神器对本皇的战力加持亦是微乎其微。”

“要修九生九死阴阳道,就必须夺无月和月神的神魂,取掌握在张梵怒手中的魔心。对本皇而言,难度不小。但对你而言,却可以轻松取之。”

张若尘道:“听明白了!异天皇是想和我做交易,让我杀了无月和月神,又去骗取怒天神尊手中的魔心,从而换取苟活天地间的机会。”

九死异天皇道:“成大事者,当不择手段。生命,是修士修炼的唯一意义。只有活着,你未来才可能证道始祖,去完成心中的愿景,若是死了,所有意义都没有了!你如此才智,年纪轻轻就有现在的成就,甘心吗?”

“你的老师、长辈没教你的东西,你的敌人可以教你。”

“人要学会断舍离,何不趁此机会,斩去心中情感,磨灭人性破绽,今后,将再也无人可以拿捏你。无情无缺,方可天下无敌。”

张若尘道:“异天皇一席话,发人深省。但,我这一生什么都敢做,就是不敢拿自己的底线去交易。生命固然好,但若不能自己选择活法,那也没什么意思。”

“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