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那一日

在黑暗中沉沦,五感逐渐消失,甚至连精神世界都渐渐产生了解体、虚化的错觉,就仿佛自身已经消散在天地之间,从过去到未来都不曾存在一般——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大概会彻底慌神,然而郝仁却很快便镇定下来,因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类似的情况了。

每次被莉亚的神力拖入“女神幻境”的时候差不多都是这个感觉,精神被抽取并注入到幻境世界的过程宛若重生,而这一次的反应只是比之前几次强烈了一些而已。

郝仁在黑暗中静静地等待着,等那种精神麻木、五感消失的感觉渐渐退去,他眼前果然便重新出现了亮光,双脚也再次踩在坚实的地面上。

他环视四周,看到自己正站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宏伟殿堂中,身边是宽阔到让人惊诧的长廊,长廊两壁排列着数十米高的水晶窗,一座座散发着微光的巨大立柱沿着长廊排列,一路延伸到了视线的尽头。

在这之间,又有长长的布幔从穹顶垂下,那布幔上仿佛燃烧着金色的熊熊火焰,火焰笼罩之中,可以看到有创世的神话图景在那些布幔表面不断变幻。

“果然……”郝仁低声咕哝着,心中却并无太大惊讶。

这场景他是见过的,正是昔日创始之星上的神殿,当初他在触摸黄金圆盘之后便被带到了这一幕幻境之中。但这次好像跟之前还有点不一样……

郝仁皱着眉四处打量了一圈,发现这一次的幻境比上次要多了很多细节,远方的景象也显得无比清晰,站在那些廊柱和门窗之间,他甚至忍不住产生“这里才是真实世界”的想法——在一番思考之后,他认为这种变化应该是莉亚的神力导致的。

毕竟上次他是机缘巧合才进入的幻境,这次却是被莉亚引导进来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莉亚呢?

郝仁四处寻找着,但却没有找到引导自己进入幻境的创世女神本人,倒是在他视野的角落中突然出现了一团明亮的闪光——那闪光爆发开来,带着震耳欲聋的巨响,卷起一团灼热的风暴,将神殿的一部分窗户和立柱震的粉碎,而随着这道闪光与爆炸的出现,幻境中的一切就好像被按下了某个开关一般迅速运转起来。

震耳欲聋的爆炸从四面八方传来,无穷无尽的火焰和雷霆在窗外肆虐,然后又透过震裂的窗户涌进殿堂内部,整座建筑物在爆炸中剧烈的摇晃着,巨大的石块和金属从高高的穹顶坠落,一时间,天崩地裂。

“他们正在进攻正殿!神力屏障被突破了!”

“第二道门已经被攻破!预备队,预备队赶快去母亲那边!”

“大神殿正在下沉!起源之海的能量失控了,那些叛军在神殿下面打开了一道大门!赶快去……”

无数的喊杀声从或远或近的地方传来,守护巨人那包含着愤怒和战意的吼声就如雷霆一般在所有的殿堂内呼啸而过,中间还夹杂着真正的雷霆巨响与爆炸,郝仁第一时间撑起了护盾,抵挡着那些不断坠落的巨石和四处横溢的失控冲击波,然而他环视四周,却看不到一个人影。

看不到那些守卫神殿的守护巨人,也看不到正在进攻这里的逆子军团。

又是一声战吼在身旁炸裂,他明明白白地听到那吼声就在自己百米开外响起,然而循声望去却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只看到在那里突然浮现出了一柄残缺的巨剑,剑刃上带着雷霆烈焰,并与某个看不见的东西发生了碰撞,盛大的爆炸将那里完全吞噬,大量碎石与金属破片扑面而来,在刚性护盾表面噼里啪啦地撞出无数火花。

抬手抵挡着这些杀伤力十足的破片,郝仁心中突然一紧:这一次的幻境果然跟之前完全不同!

这里发生的事情能作用于他身上!

那些撞在护盾上的破片全都是真的,而且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护盾容量正在一次次冲击波中飞快下降!

“我去,这地方不能呆了!”郝仁顿时出了一头的冷汗,随后拔腿就跑,照着自己上次记忆中的方向朝着神殿深处冲去——虽然不知道这个发生了变化的幻境有着什么特殊的意义,但他觉得幻境最中心,也就是创世女神陨落的地方肯定能够解答自己的疑惑。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崩塌,就如他曾见证过的一样,这座古老而神圣的殿堂正在弑神者的攻击中飞快解体,那些华丽的立柱和墙垒就如沙土堆积般显得不堪一击,它们层层叠叠地坍塌下去,而创始之星的血色海洋则在神殿外面卷起了滔天的巨浪,像要吞噬这个地方一般不断涌来。

郝仁在火焰与浓烟中狂奔着,转瞬间便跨过了无数长长的走廊和宽广的殿堂,虽然看不到一个人影,但弑神者的进攻明显已经抵达最终的防线,神殿中没有一处不在燃烧,没有一处不在崩塌,而在前路的尽头,那扇依稀有点眼熟的大门已经被攻破,他能感觉到创世女神就在大门的背后。

由于已经经历过一次,再加上创世女神本身已经被自己找到并复活,郝仁觉得自己比上次要镇定了许多,他毫不犹豫地穿过大门,于是当初曾经见过的那一幕再次出现在他眼前。

那个穿着金红色盔甲的身影站在神坛前,手中紧握着仿若宇宙碎片般的漆黑长剑,而神坛上则是静静迎接死亡的创世女神,后者仍然被一团光芒笼罩着,可还是能依稀辨别出正是莉亚的身形轮廓。

“当初怎么没看出来她个子很矮……”郝仁下意识地咕哝了一句,大踏步地走向殿堂中央。

他发现这里的时间好像凝固了,在他进入这殿堂的瞬间,外面的战斗声便再也没有响起,殿堂内燃烧的火焰也诡异地静止在半空:这又是一个跟之前经历此幻境时不同之处。

他来到了那弑神的现场,伸手抓住弑神者的手臂——莉亚的真实面孔他已经见过,而且差不多每天都能见到,所以这一次他对创世女神并不怎么在意,但却对这位在一万年前完成“弑神壮举”的刺杀者产生了巨大的好奇。

然而在看到那弑神者的面孔时,他却发现对方的面目笼罩着一层根本看不透的雾气。

“咦……”郝仁惊讶出声,接着便想放开自己的手,然而在他松手的一瞬间,异变陡生。

“弑神者”的身体突然仿佛蜡一般融化了,那身金红色的华丽盔甲软化、流淌下来,并迅速爬上了郝仁的手臂,后者被这突然的变故弄的不知所措,他赶快抽身并尝试甩掉正在爬上自己身体的“异物”,却发现自己的动作不知被什么东西束缚着,连举手投足都艰难无比。

他觉得自己就像醉酒一般摇摇晃晃,全身所有的肢体都变得不听使唤并且沉重异常,而就在这短短的几个呼吸间,那些如蜡般流淌的东西已经覆盖了自己的全身——他感觉自己仿佛无法呼吸,也发不出声音,整个人都被套进了一层厚重的外壳里,而这个“外壳”却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他看到“自己”手中紧握着那把浮现群星的宇宙裂片长剑,并将它慢慢扬起,就仿佛电影中的慢动作一般,这把剑被缓慢而坚决地刺入了创世女神的胸膛。

他拼命想要重新夺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想要停下手上的动作,然而意志上再强的力量都无法传达到那明显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的肢体上,直到弑神剑刺下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努力是徒劳的。

他无法改变这个幻境中已经记录过的事情——而且即便改变了,其实也没有任何意义。

这只是一份记录而已。

只不过这真相让他不寒而栗。

神的血顺着剑刃流淌,一些温热的血甚至喷溅出来,溅在他的手上,他看到“自己”松开了剑柄,于是神血便流到了手掌上,在那里留下一片灼热的印痕。

而眼前那个笼罩在光芒中的身影也变得清晰起来。

所有的光辉都被凝聚、收拢,原本模模糊糊的身影变成了莉亚的形象,她穿着初次见面时那件白色的长裙,倚靠在神坛背后的黄金圆盘上,而在黄金圆盘后面,是正不断崩塌的宫殿与不断上涌的红色海洋。

创世女神的鲜血正顺着神坛流淌下来。

郝仁感觉自己四肢百骸上那种异常的沉重感突然消失了,他又重新掌握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在短暂的呆愣之后,他猛然冲向莉亚倒下的方向。

无数思绪在脑海中疯狂地打着旋,他觉得自己的脑子此刻就好像灌满了浆糊般难以运转,然而在这巨大信息量所带来的冲击中,他仍然保持着最后的一点清明,他依靠这点清醒压下了所有的负面情绪,用胳膊撑起莉亚的上半身并检查她的情况。

在上次进入幻境时,他看到弑神事件发生之后紧接着便是创始之星的大爆炸以及神罚的降临,然而在这第二次经历的幻境中明显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创始之星的大爆炸并没有发生,神罚好像也没有降临,除了弑神事件本身之外,其它一切似乎都被暂时推迟了。

以郝仁现在的状态很难去思考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他只感觉到莉亚用力抓紧了自己的胳膊,神明的力量让他本就损耗严重的刚性护盾直接见了底,一股钻心的疼让他甚至怀疑自己骨头都快被捏断了。

莉亚死死地瞪着他,眼眶里满是泪花:“扎心的疼啊!!”

(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