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千五百零五章 寻仇

“你们都好生的修炼,我出去一趟!”

黑袍世界之中,王峰留下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开了这里,不是他不想留在这里,实在是他不想让大家看着自己这一副样子,以免他们伤心。

特别是雪姐她们,王峰自问对不起她们,也无颜面对他们。

“师父,你要去哪里?”

这时候毕凡出现了,开口问道。

“师父准备去外面寻找一些灵药来疗伤。”

“师父,你手里的灵药数不胜数,什么灵药都没有?你外出是不是要去寻找那圣女?”这时候毕凡开口问道,并不相信王峰。

要知道王峰这些年洗劫了多少宝贝到自己手里?所以他肯定不缺疗伤用的圣药,而王峰竟然说要出去寻找灵药来疗伤,这一看就是假的。

听到毕凡的话,王峰沉默,没有说话。

“师父,就让我跟着你一起去吧,徒弟这一生从未与你真正并肩作战过,这一次就让我与你一起,希望你不要拒绝我。”

说道这里毕凡直接跪在了虚空之中,已经在哀求王峰了。

“起来吧,那圣女你对付不了的。”王峰摇头。

“师父。”听到这话,毕凡的声音一下子就加大了,道:“我这一辈子从未为你做过什么,如果你真要去和那圣女作战,就算是徒弟修为薄弱,无法出力,但我最起码可以帮你收尸,请你不要拒绝我。”

“既然如此,那你就跟我一起去吧。”

毕凡说的没错,王峰就算是战死,他的尸体需要人来收,让雪姐他们来给自己收拾,那王峰肯定于心不忍,所以毕凡来做这一件事最为合适,因为相比起王峰,他只能算是晚辈。

“多谢师父!”

听到这话,毕凡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甚至心情还无比沉重,因为他知道师父这是要去寻找那圣女了。

师父的寿元已经不足二十年,他如果真的要和那圣女血拼,那他很有可能会死,这毕凡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啊。

师父教导他,给他提供优越的修炼条件,正是因为跟着师父他的修

为才可以突破到现在的仙武之境中期,所以师父若是真的要去和那圣女血拼,那他就算是死,他也要保护自己的师父。

王峰和毕凡一走,玄羽大帝等人也出现了。

望着他们两个人离去的方向,玄羽大帝叹息一声,道:“他这一去,怕是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跟过去了。”

王峰要去和那圣女血拼,他们不可能坐着看戏,他们必须要出手才行,要不然就王峰现在这样的状态,他这一去很有可能就是死,所以他们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为什么他非要这样抛弃我们?”这时候贝云雪等人也出现在了玄羽大帝他们的身后,满脸哀伤。

“你们也不要怪他,他只是为了让我们每个人活的更好,他承担起了一个男人的真正责任。”这时候玄羽大帝开口,完全是帮着王峰说话。

“如果他承担责任的代价是自己陨落,那我宁愿他不承担责任。”

“一个男人如果连属于自己的责任都扛不起来,那还算是男人吗?”听到这话叶尊摇了摇头,道:“你们是他的妻子,应该了解他的为人,他是宁愿死都不愿意我们受死,当初天界的事已经给他敲响了警钟。”

“我觉得此刻我们不应该在这个地方浪费时间,应该快一点跟上去,要不然一会他走远了我们就追不上了。”这时候九转大帝催促道。

“走吧。”

九转大帝说的没错,他们现在不是应该讨论王峰的是非对错,而是赶去帮忙才是真的。

只有王峰活着,那他们才能继续讨论他的对错。

前面王峰带着自己的徒弟已经走了,而在他们的后面,玄羽大帝等人也没有迟疑,快速的跟了上去。

“师父,您知道这圣女在什么地方吗?”这时候毕凡忽然问道。

“并不知道。”王峰摇头。

“既然不知道,那我们难道还要满世界的寻找她不成?那我们得找到什么时候去?”

这世界这么大,并且现在人

口已经锐减,这圣女如果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藏起来,那他们怕是很难才可以找到对方,这就系那个是大海捞针一样。

“我们不用满世界的去寻找这圣女,我们只需要前往圣界就可以了。”

要知道那圣界可是这圣女的老窝,此次大战让这圣女损失严重,甚至比王峰更甚,这是杀死她的绝妙时机,王峰不想错过。

所以即便是王峰自己的伤势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但是他也要对这圣女下手,他不想给这圣女任何的喘息机会,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圣界是圣宗的盘踞之地,并且这圣宗的宝库也在这圣界之中,就算是这圣女不在圣界,那王峰侵入圣界也不会毫无所获,他可以在这个地方狠狠的掠夺一番。

他正愁现在天界的人不够资源使用,倘若王峰倒下的话,那种黑色石头他们如果想要获得就会十分艰难,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那王峰自然会为他们留下最好的修炼条件。

“师父,倘若你真的有一天离我们而去,我不知道我们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的,怕是天都会一下子塌下来吧。”这时候毕凡说道。

“人都要学会长大,学会坚强,也要学会没有我的日子,为师这一条命必须要用来了结这圣女,我这我唯一能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

“师父,别说了。”

听到这话,毕凡的双目中有泪水在打转,不过他却硬生生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没有让泪水滑落出来。

“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也不能轻弹,记住,你师父若是陨落,今后保护师娘的任务就要落到你头上,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明白吗?”

“师父,别说这些了,你一说我的心头就堵得慌。”

“如果我现在不说,今后或许就没有机会说了,记住为师说的话了吗?为师若是身陨,你一定要保护好师娘,这是师父对你的唯一嘱托。”

“师父放心,就算是您不说,我也会这样做的。”毕凡的声音十分坚定。

“既然如此,那为师就放心了。”说道这里王峰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