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先知给你减减压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先知给你减减压 (第1/3页)

所有人都离开了,但我和珊多拉还留在房间里,深渊希灵好奇地看了我们一眼,忍不住开口:“你们还有什么事么?情况我应该已经介绍完了。”

“额,不是架桥的事儿,”我看了珊多拉一眼,感觉眼下这气氛真是略有诡异,但有些话还是不得不说,“是跟你有关的——我把咱俩那什么……理论上算父女的关系告诉家里人了,珊多拉对此挺好奇,她想来看看。”

不出所料深渊希灵顿时就皱起了眉:“奇怪,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么?为什么你这么看重?”

“我就说这家伙世界观有问题吧,”我碰了碰珊多拉的胳膊,“你看见她的态度了。”

“你觉得这一点都不重要?”珊多拉也挺惊奇,女王陛下虽然见多识广,但深渊希灵这样不走寻常路的三观在别的地方可看不着,“即使不从‘实用’角度看,你的力量甚至一部分灵魂都是阿俊塑造出来的,你也承认他是你逻辑上的父亲了,但你觉得这件事除了继承关系之外就没别的意义了?”

深渊希灵重新坐回座位上:“哦,从创造者和被创造者的关系来看,这确实意义重大,因为没有父亲就没有‘深渊希灵’这个个体,所以我对父亲会有特殊的关注,但除此之外我不明白还要有什么别的‘意义’,创造与继承的进程已经结束,你们应该知道一个程序是如何运行的——每一条进程都因为被调用才有意义,但进程结束之后就应该释放这个程序。这样才能节省系统资源嘛。”

“……果然是你的思维流程,”珊多拉嘴角动了动。“之前阿俊跟我转述了你的话我还感觉不可思议呢。啊哈,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听阿俊说突然多出一个女儿来,我实在好奇想当着你面确认一下,原本还想着有很多话要问呢,结果现在……竟然感觉交流不下去了,跟你说话真费劲。”

“嗯,跟你们说话也费劲。”深渊希灵非常实诚地点着头,随后她看着我这边略微思索了一下,“不过我也承认,前几天跟父亲谈完之后我也好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维流程,检定在‘父亲’这个概念出现之后我的行为是否有所变化,后来我发现自己确实跟单纯的程序有些区别……区别并不明显,但我对‘父亲’的关注度更高。响应速度更快,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父亲的力量仍然在网络弥漫,在没有其他影响的情况下我更容易相信或者接受他说的话——当然这也有可能是虚空生物的扰动力在产生作用,这方面的试验还没有得出结论,我要继续研究下去。就目前的几次模拟测试来看,假如在无任何干扰因素的情况下父亲和其他人告诉我一些等价但不同的情报。我会优先相信父亲说的话,哪怕没有任何证据也一样……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可能有害,但我还是找不出原因,因此略有苦恼。”

深渊希灵的说话方式还是那样古怪。始终带着一种过分冷静漠然的感觉,连珊多拉都忍不住皱起眉:“怎么感觉你好像在说别人似的。这可是你自己思维过程。”

“我可以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运行虚拟机和沙箱环境,因此我习惯用这种旁观式的视角来分析自己,相信我,这是个好办法,”深渊希灵一板一眼地给珊多拉做科普,“你看他就没表示有意见。”

这家伙抬手就指向这边了,我只能尴尬地摆摆手:“那什么,我是还没反应过来……”

不过深渊希灵说的话我倒是听明白了,也就是说这家伙从逻辑上认为“父女关系”并无意义,但其实她还是受到了些影响?

她一直试图用自己的“科学方法”来分析这种影响到底是怎么回事,甚至打算计算一下虚空生物的信息扰动力,不过我觉得这些都是在白费力气,她注定会继续困惑下去——假如她始终不打算改改三观的话那恐怕得困惑一辈。

同时我也搞明白了自己对她的影响局限在什么程度:规模不大,而且几乎没什么实际效果。她只有在不影响大局,并且“其他条件为零”的情况下才会倾向于自己老爸,最直接的例就是过去几年来的战争:在深渊区和新帝国持续交战的几年里她就完全排除了“父女关系”给自己带来的影响,那些年她打仗可是一点都没手软,而现在战争结束,一切压制性的条件都解除了,她才干脆直接地找上我,承认了这层惊天动地的关系,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世界观?

这是一种将“感情”都列到小数点后面两百多位精确计算的世界观!

我觉得自己这辈是没办法跟这个理论上算自己孩、但三观压根不在一条线上的家伙好好交流了,你看连珊多拉这样见多识广的跟深渊希灵说起话来都费劲。

“那就这样吧,”珊多拉和深渊希灵又聊了几句,在发现互相之间理解起来困难重重之后果断选择放弃,“你有你的思维方式,而且目前看来也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