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宁静核心的解决之道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宁静核心的解决之道 (第1/3页)

好吧,其实昨天晚上啥事都没发生。

我说真的——尽管有个女流氓抱着枕头一脚踹开了我的房门,那声“妾身来侍寝啦”吼的差不多地下室里都能听见,但最终还确实是啥都没发生,一切相当和谐,毫无少儿不宜,适当剪切之后放到新闻联播上都不影响放送,原因并非是某个纯情女流氓临头变卦,也不是珊多拉领着浅浅共率精兵百万来我屋里抓奸,而是……因为小人偶死活不愿意挪地方。熊孩耍赖你有什么办法,你看那帮有了孩的夫妻怨念大不大?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我坚信熊孩就是夫妻生活的棺材板,还是楠木的!

最终情况就是我跟冰蒂斯为了对付一个只有十多厘米高的小毛丫头差不多大半夜没睡觉,最后冰姐几乎都被激发出母爱来了,她真把小人偶当闺女一样抱着讲了半宿的故事:从她拎着板砖砸翻自己第一个老师开始,一直讲到她在父神殿门口跟人打架,那故事可叫一个惊心动魄,女流氓提着武器是从永夜宫一路砍到万神殿,然后折个弯又砍到霜寒谷,砍了三天三夜,血流成河,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上到十下到刚会走没有一个不怕的,整个神界的风气让她一个人给整顿一新——傻都能听出来她是胡诌,神界有“上到十下到刚会走”的区别么?那帮神仙打从生下来就能一路活蹦乱跳到死……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人偶还真信了,她听得津津有味!我们也知道这丫头处于叛逆期,而且她打算叛逆一辈,这种性格的熊孩正是接受负面教育准备长大仇恨社会的好苗,让冰蒂斯一通灌输,那眼瞅着就要长歪啊(虽然已经歪的不成样了。)

于是我这一宿的主要任务就是每当冰姐讲到一个段落的时候就充分发挥当爹的主观能动性,想办法把小人偶的三观给纠正归来,就这么我们一家三口耗了将近一整晚……

要不是小人偶精力不济最终听着故事睡着。我估计真能耗到日上三竿。

第二天早上我被一阵嘹亮的打鸣声从睡梦唤起,迷迷糊糊意识到那只傻鸟又认知错乱以为自己是只公鸡了,随后揉着眼睛坐起身,发现冰蒂斯正躺在自己身边,睡得深沉。

好吧,昨天晚上不是做梦,再之前那次让人没法形容的高能告白也不是做梦。这个一直被自己当成铁哥们的女汉从今天起已经是自己女朋友了,想想还真有点小蛋疼呢——但也不是不能接受。虽然跟冰蒂斯的相处模式始终不像正常男女,但就如那个谁说的,“她毕竟是个女孩”,好几年也算风风雨雨走过来,只要不是铁石心肠都该有点感情了。之前自己是被那剽悍的女流氓气息蒙蔽了认知,一直没认识到这种隐晦心情(当然还有个原因就是冰蒂斯自己在感情方面的笨蛋程度,她自己都以为我跟她是哥们,这谁能破?),不过现在一切迷惑都宣告结束,好好对她吧,就像其他家人一样。

但我总有个预感。鉴于冰蒂斯这剽悍至极的性格和她那亿万年岿然不动的流氓习气,哪怕俩人关系挑明恐怕也不会影响我们相处时候的模式,女神大人仍将,并且永远会以一个女流氓的姿态跟我在一起,这辈是别指望能跟她以正常情侣发展下去了……不过也没什么,兴许这样更合我们的心意。

我想着未来可能的混乱生活,也不知是高兴还是纠结地扯嘴一笑,顺手捋了捋冰蒂斯那已经垂到地面的长发:“醒醒。早上了。”

冰蒂斯迷迷糊糊翻个身,睡衣和薄被都无法隐藏的犯规级身材隐隐约约展露出来,顺便还展露出另外一个银发小脑袋:小人偶还在“妈妈”怀里睡得香甜,目测这娘俩是不打算起床了。

我叹了口气,顺手把冰蒂斯和小人偶的头发绑在一块(我也不知道自己咋想的反正就是这么办了!),然后起床穿衣来到客厅,不出所料这里已经坐了一圈人。但我一句话就把所有人都打发了:“昨晚上给小灯讲了大半宿的故事……”

广大人民群众纷纷表示在这个家有这种展开实在理所应当,事情要是能按正常剧本发展那才有鬼了呢。不过莉莉娜还是切换到作死姿态上来嚷嚷了一句:“老大你说实话你遗憾不?一个36E的漂亮姑娘跑你屋里要求侍寝,然后你俩给熊孩讲了半宿故事,这发展倒是全年龄向的。但我都替你……”

莉莉娜话没说完就打着旋从楼梯上飞下去了,而我则挠挠脸把最后那点尴尬收拢起来,下去跟自己那一大家挨个打招呼道早安,最后坐到餐桌旁准备吃早饭。安薇娜端着一个被盖盖起来的大金属托盘过来:“主人,今天早饭很丰盛哦~~”

我注意到安薇娜说起“很丰盛”三个字的时候周围已经吃过饭的众人脸上表情都比较微妙,立刻按捺不住好奇心揭开了眼前的盖,结果一大盘确实很丰盛的东西呈现在眼前——但它不适合出现在早餐上:“大早起就吃烤肉?!而且还只有烤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