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千军万马虎踞雄关

长风要塞,马里兰结束了和机械制造所的通讯,站在他旁边的副官这时才忍不住开口:“将军,您是打算用一批假的魔导装备来武装那些刚刚召集起来的征召兵?”

马里兰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让他们穿上假的装备,站在城墙上,而且这还远远不够。”

“还不够?”

“南境在几天内能供应的‘赝品’数量还是有限的,而且短时间内只能解决单兵的装备,这些东西恐怕还吓不住提丰人,我们还要自己想办法,”马里兰继续说道,“之前增筑营地的工程队应该已经闲下来了——传我命令,在长风要塞北侧丘陵和帕拉梅尔高地一带兴建土木,把浅滩那边堆积的木料都运过去,我告诉你我要做什么……”

长风要塞的守备力量再一次开始了运作,在提丰人的下一波侦查抵达之前,数个工程队伍按照马里兰的命令开始了一轮大规模的土木建设——从长风要塞的北侧丘陵,到要塞南侧的帕拉梅尔高地,一连十余座防御工事或火力阵地开始被修筑起来。

帕拉梅尔高地,四号“火炮阵地”上,工程兵们正在加紧开挖壕沟,平整地面,全副武装的哨兵们站在临时搭建的瞭望台上,不断警惕地扫视着四周围的开阔荒原,两名装备着工程用魔导终端的士兵正在切割木料,另有几人则在处理着大捆大捆的苫布和盘起来的绳索,现场一片忙碌,但又秩序井然。

负责指挥工程队的指挥官走过一道刚刚挖开的土沟,看着士兵们的工作进度,微微点了点头,对旁边的士兵说道:“就照这个速度——在中午之前把架子立起来。”

“长官,这样真的行么?”士兵挠了挠头发,“靠这些花架子吓唬人?”

“执行命令,”指挥官看了士兵一眼,紧接着咧开嘴笑了起来,“而且我觉得很可行。”

他抬起头,看到不远处的几名士兵正在将切割好的木料钉起来,搭在土堆的斜坡上,然后用苫布盖住,苫布的四个角又结结实实地钉在地面上,另外一处的土坑中则竖起了一门真正的魔晶轨道炮,加速导轨指向平原的方向,炮身上的苫布正盖到一半。

事实上,那就是阵地上唯一一门真正的炮了,其它所有轨道炮都是用木头或废铁搭建起来的。

这是一个假阵地,以假乱真的假阵地,类似的阵地在附近还有好几个,在要塞北边则有更多,但并非所有的阵地都是假的——十几个阵地中有大约四分之一是真的,部署了紧急从圣灵平原调拨过来的轨道炮和充足的兵员,绝对是难啃的硬骨头。

这是传统的贵族军队从未想过的战场智慧,是跟所谓的“正直、诚实”等骑士精神完全不沾边的狡诈行为,但塞西尔军团所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战场无不证明了一件事——骑士战争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被掩埋在炽热的炮灰余烬中,新时代的正义标准,由口径和射程共同核算。

“别忘了一件事,那些提丰人还没被魔导大炮炸过呢,”由老兵晋升而来的指挥官咧嘴笑着,对身旁的士兵说道,“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认识真正的魔导装备长什么样,尤其是在咱们进行过伪装之后——只要他们这一周内认不出来,铁王座可就来了!”

……

长风要塞的城墙上,马里兰拄剑立在一门魔晶轨道炮旁边,在他身旁不远处,紧挨着一门真正魔导炮的炮位上,士兵们正在将原本用于加固城墙的钢板和水泥块搭建起来,而一批巡逻兵则正从他身后不远处走过,那些巡逻兵身上穿着样式古怪的轻铠甲,队列整齐,精神饱满。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提丰边境上的军队没有亲眼见过魔导装备,但他们的情报人员肯定汇报过这些东西大致的形态和威力,这就是情报偏差,”马里兰轻轻呼了口气,对副官说道,“在八号阵地完工之后,对灰潭泥沼方向进行一轮炮火覆盖——提前放出消息,就说是为了测试第二代的新式武器,十二号阵地完工之后同样这么来一遍。”

“是,将军。”副官低头领命。

马里兰点了点头,视线越过城墙的墙垛,俯视着远方的大片荒原。

虚假的威慑力已经有了,但也要做好万一提丰人提前识破或者干脆没有上当的准备,打仗终究是要依靠硬实力来说话的——在修筑那些虚假阵地的同时,马里兰也一直在加强长风要塞真正的防御力量,部分关键道口的地雷阵地已经布下,要塞周围的陷阱、壕沟工程一日不停,在要塞内部,新兵的训练更是丝毫没有马虎,始终在有序进行。

毕竟,除了那些空有其表的“魔导装备”之外,后方还运来了一批真正的魔导武装,而这些装备最大的特点就是易于操控,易于形成战斗力——普通人只要训练三天就能正确开枪,新兵经过十几天的训练就能勉强站上城墙,在这最关键的时刻,每多训练一名士兵出来,帝国边境的安全就多了一份保障。

他曾经失守过一座要塞,有生之年,他不希望同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

在他身旁,已经跟随多年,从磐石要塞时期就随行左右,共同经历了磐石战役、劳动改造、猎神战役的年轻副官也在眺望着这片广阔的防线,年轻人古铜色的脸庞上似乎有着复杂的情绪。

几分钟的沉默之后,马里兰开口问道:“佩恩,你在想什么?”

“将军……”年轻副官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道,“我只是突然有些感慨,上一次守卫要塞的时候,骑士精神还是我唯一的信条。”

“保家卫国也是骑士精神,而且是更高的骑士精神——我们守住这里,就是在保护更多人,”马里兰摇了摇头,“而至于战场上使用的手段……时代变了,佩恩,我在巨炮面前得到了顿悟,你也该试试。”

“……您说的有道理,将军。”

……

长风要塞及其周边防线上发生的变化没有瞒过提丰人的侦察兵,连续不断的情报很快便汇总到了冬狼堡的指挥所中,安德莎??温德尔在收到这些情报的时候甚至惊讶地站了起来——这位年轻的狼将军,完全没有想到塞西尔人会突然构筑起第二道防线。

面对提丰人不断增加的军事压力,塞西尔人非但没有采取收缩防线的策略,反而积极构筑起了一批新的阵地,这是否意味着……他们的后备兵员比一开始想象的还要多?

前来汇报的侦察部队指挥官站在安德莎面前,一丝不苟地报告着情况:“将军,我们在帕拉梅尔高地一带发现了至少六个新建起来的阵地,均有大量士兵驻守,北边的丘陵地区也发现了数量不明的军队和阵地,另外根据往来商人的情报,塞西尔人这段时间一直在频繁调动部队,有很多士兵和车队从西北、西南方向进入长风要塞……”

安德莎想到了前不久收到的情报,想到了长风要塞不断增兵的报告。

“他们从哪冒出来这么多士兵……”年轻的狼将军眉头紧皱,“能确认那些士兵和阵地的底细么?”

“那些士兵似乎就是传言中的塞西尔魔导军团,他们的装备和寻常士兵很不相同,携带着标志性的作战背包,而且纪律性很强,至于那些阵地……侦察兵没有过于靠近,但我们确实观察到那些塞西尔人测试武器的景象,威力如之前的情报所述一样巨大,完全可以匹敌我们的魔法师团。”

安德莎离开桌旁,来到附近悬挂的作战地图前,按照侦察兵传回的报告,在长风要塞的防线位置做出一个个标记。

“是一条完整的防线……”“规模和之前的增兵情况一致。”“帕拉梅尔高地和北边的丘陵地有大军团集结……”“他们已经做好了应对铁河骑士团‘军团级法术’的准备?”

凝望着眼前的作战地图,安德莎??温德尔陷入了长久的思索中。

通过魔法传讯塔不计成本的接力,来自边境的情报第一时间抵达了罗塞塔??奥古斯都面前。

“裴迪南卿,安苏人再一次在防线上增兵了。”

这位提丰皇帝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老公爵说道。

“现在已经叫他们塞西尔人了,陛下,”裴迪南??温德尔沉声说道,“他们以原有的长风要塞防线为基础,构筑了一系列的延伸阵地,结合之前得到的情报,他们应该是做好了应对铁河骑士团的准备。”

“……铁河骑士团能够在一次冲锋中制造出范围近两公里的能量风暴,极其擅长摧毁重型的要塞护盾,但如果有一系列具备远程火力的阵地进行连续攻击和干扰,铁河骑士团的军团级法术就会被打散……长风要塞的新指挥官是个有经验的人。”

裴迪南公爵点了点头:“安德莎的侦察部队已经和对面‘较量’了几次,塞西尔人的侦察兵经验丰富,装备精良,虽然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但在面对超凡者的时候完全不落下风,应该确实是精锐。”

罗塞塔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坐在高背椅上,对面的裴迪南则在停顿片刻后继续说道:“皇家顾问团评估了最近一段时间和塞西尔人的贸易情况以及从民间渠道收集到的情报,得出的结论是不宜开战。”

“顾问团的意见均基于间接情报,但安德莎的情报是直接接触得到的,”罗塞塔打破沉默,“我们必须作出决定了,如果要打,现在是最后的机会,如果不打,我们也必须现在就想好对贵族议会的说辞。”

裴迪南沉默了半分钟,最后才严肃地开口:“……我的意见和顾问团一致,不宜开战,陛下。”

“原因呢?”

“我们的工业和经济正在发生大变革,在这个过程中,之前积累的一大部分改革压力都可以得到纾解,我们已经没有了那么迫切的战争需要,而从另一方面,一旦塞西尔人真的做好了迎战准备,那我们受到的挫折将比之前预想的更大,不但内部压力无法缓解,甚至连正在进行的工业建设也会被打断。”

工业和经济的大变革……

罗塞塔皱起了眉头。

裴迪南所说的是不容忽视的事实——提丰帝国正进入新时代的关键点,新兴的魔导工业注定会彻底改变社会的运转规则,而在可以预期的范围内,这些改变所产生的收益可能会超过之前的数百年。

在这种情况下,提丰真的还需要一场战争么?

罗塞塔起身离开了书桌,在书桌旁慢慢地踱着步子。

足足十几分钟后,他才停了下来。

“让安德莎收缩兵力,把铁河骑士团撤回到冬狼堡防线以东。”

“是,陛下。”

做出决定之后,罗塞塔整个人看上去仿佛轻松了一些,他缓缓吐出口气,视线望向裴迪南:“希望我们今天的决定是正确的,裴迪南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