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沉睡中

巴德静静地站在这个广阔而死寂的地下空间中,神经紧绷,眼神凝重。

固定在护甲扣带上的通讯装置内仍然在传来空洞的啸叫。

即便他不懂得这个装置的原理,从魔法常识的角度判断,他也能知道这是传讯法术被彻底屏蔽的结果——然而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水晶仍然在发出微光,装置表面的符文还在正常运转,这“一切如常”的景象让他放松了警惕,以至于这时候都不敢确定通讯是什么时候中断的……他或许已经在这个诡异黑暗的地方深入了太久,地表的塞西尔人怕是早就看不到他传回去的画面了吧?

巴德深吸了口气,慢慢平复自己紧张起来的情绪,他没有贸然进行更多的呼叫尝试或者继续向前,而是谨慎地后退一步,准备原路返回。

他可能是遭到了屏蔽,也可能是距离过远导致传讯法术失效,如果是后者,原路返回应该就能解决问题。

但他刚刚后退了一步,眼前的景象便突然发生变化。

黑暗破裂的议事厅中突然亮起了灯光,明亮的魔晶石灯将整个大厅照耀的亮如白昼,天花板和附近墙壁上巨大的裂痕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碎裂倒地的石质桌椅也完好无损,而在这突然复原的议事厅中,数十个身穿长袍或裙袍的身影正围坐在长桌旁,正在进行一场紧张且严肃的会议。

巴德听到声音从长桌周围传来:

“伪神之躯出问题了,我们没办法控制它,这是个意料之外的变化……”

“大教长的情况怎么样?”

“勉强从伪神之躯脱离,现在伤势很重,正在深层休息,但意识已经恢复了。”

“那个怪物呢?”

“暂时被困在下面,短时间内应该无法挣脱束缚。贝尔提拉教长正在想办法让它重新回到休眠状态。”

“还好,情况还有转机,只要我们……”

巴德浑身的肌肉紧绷着,紧盯着眼前的诡异场面,而就在呼吸之间,他看到议事厅中的景象突然“抖动”了一下,那些坐在桌旁的身影似乎瞬间都换了个姿势或位置,所谈论的事情也发生了变化:

“……大教长下令暂停伪神之躯的唤醒工作,并要求重新梳理项目过程中所有数据。”

“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从废土中传出来的情报有误,幸好我们发现的及时……”

巴德眼前一花,大厅中的景象又发生了变化,这一次,聚集的身影比之前少了一些,所谈论的内容竟然是成功销毁失控的伪神之躯后教会应该如何重建……

他终于搞明白自己看到的是什么了:

在这间“议事厅”中,正不断浮现着现实世界中根本未曾发生过的事情,所有场景都有一个共同点:假如当时那至关重要的项目没有失控,假如当时执行仪式的教长们及时发现了纰漏,假如一切安好,假如一切还能挽回……

他看着那些聚集在长桌周围的身影,已经意识到自己正深陷在一个由执念形成的梦境中,在这黑暗深沉的地下,在这巨树根系的最深处,曾经参与伪神之躯唤醒仪式而被吞噬死亡的万物终亡神官们,他们的执念盘踞在这里,而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他们共同编织出的梦境!

巴德意识到自己正身处巨大的危险中,因为梦境永远是寻常的超凡之力难以对抗的东西,不管自身的实力有多强劲,只要彻底陷入一个梦境,除非是精神领域的大师,否则常规的超凡者哪怕再强也会变得手无缚鸡之力——永眠者之所以可怕,就是因为他们掌握了这样的力量,而他自己,恐怕已经错过了“醒来”的最佳时机。

更致命的是,梦境世界的时间流逝和外面往往不成比例,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入梦多久,也不知道还会在这里继续徘徊多久——或许外面才刚刚过了一瞬间,他却要在这里被困成百上千年……在醒来之前,他的灵魂就会在梦境中死去。

紧张惊惧之中,巴德眼前的景象突然再次抖动,这一次,他发现自己的视角从大厅入口转移到了长桌旁边——他自己正坐在议事厅的长桌旁,面前是古朴厚重的石桌,身旁则坐着威严沉稳的教长们……

作为一个中层神官,他根本没有资格坐在这张桌子旁边参加会议,他也曾期待过自身的晋升,想象过自己以教长的身份坐在议事厅里会是个什么景象,但此时此刻他真的“坐在这里”,涌上心头的却是一股冰冷的凉意。

最糟的事情已经发生——他正在和这个梦境同化。

他开始做梦了。

……

地表,高文等人已经静静等待了十分钟,魔网终端传回来的画面仍然没有丝毫变化。

画面上,是一个遍布符文的房间,房间中还立着两根奇怪的、闪耀魔法光辉的黑色柱子。

一支早就做好准备的紧急接应小队已经来到入口附近,德鲁伊们也准备对巨树的根须施法,以尝试通过生命体的共鸣连接和确认巴德·温德尔的情况,但高文还没有下达命令,所有人都在待机。

下面的情况复杂,现状诡异,贸然采取下一步行动可能导致损伤扩大,而且……高文正在尝试从那静止不动的画面中推测巴德遭遇了什么。

通讯装置佩戴在巴德的领口附近,因为是尼古拉斯·蛋总亲手(并没有手)盘出来的精工产品,其灵敏度很高,能够把非常细微的动静记录并传输过来。

在将声音放大之后,高文能够清楚地听到巴德平稳悠长的呼吸声。

这呼吸声证明了巴德还活着,而且……也能透露出一些别的信息。

“他睡着了……”高文皱着眉,有些不太肯定地说道,“虽然不太明显,但他在打呼噜。”

周围有点安静,气氛渐渐诡异起来。

但琥珀觉得挺理所当然:“倒不是不能想象,毕竟据说他之前赖在磐石城的监狱里混吃混喝,还掌握了用鼻屎延长羁押期的绝技,心大的程度让我都望尘莫及,这种人物能在探索地底遗迹的时候睡着也是可以理解的……”

高文默默看了琥珀一眼,虽然没有吭声,但半精灵小姐觉得高文的眼神是在关爱智障……

她顿时想暴跳起来猛击高文的胳膊肘,但没敢。

高文则在琥珀开口BB之前提醒了一句:“他应该是入梦了。”

“你还能从呼噜上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做梦哦……”琥珀刚开始没反应过来,还下意识地念叨了半句,但话没说完她便理解了高文的意思,“等会……入梦?!永眠者的那种?!”

现场的人都不傻,高文一提醒之后差不多就都反应了过来,曾经亲自带队清缴过境内几处邪教窝点的女骑士玛格丽塔想到了那些永眠者诡异危险的力量,脸上顿时露出凛然表情,旁边的皮特曼则摸着胡子皱起眉:“这么一说……确实有可能……”

这老头毕竟是双料邪教分子,同时蹭过永眠者和万物终亡会的食堂,姑且算是二五界的一员老将,他这么一说,高文顿时就觉得自己的判断应该稳了:在巨树根部的巢穴中,存在一个无形梦境,巴德·温德尔中招了。

“但这怎么可能呢?”皮特曼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这是万物终亡会的巢穴,他们又不会梦境技术……”

高文眉头微皱,突然想到了当初在宏伟之墙进行哨兵之塔增筑修复工程时发生的事情——

他在梦境连接中意外遭遇了万物终亡会的成员,其中甚至还包括本应在七百年前已经死去的贝尔提拉……

万物终亡会手中是有梦境技术的,哪怕没有技术,也肯定有相关设备——三大黑暗教派里面除了风暴之子行为模式比较迷之外,另外两个教派的私下联系一向紧密,万物终亡会的巢穴里面留有永眠者的造物是很正常的事情。

皮特曼身为双料邪教余孽,一时间竟没想到这些,看来这老头当年参与邪教之心确实不诚,多半真的只是进去混饭吃的。

皮特曼困惑地抬起头,不明白为什么高文突然看了自己一眼,而且还边看边叹气。

高文也没有解释什么,在对地下的情况推测一番之后,他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计划,而且这个计划远比派人下去要安全得多。

“我试试看能不能把巴德拉出来,”他对身边的人吩咐道,“这个过程需要集中精神,你们做好周围警戒。”

琥珀这一次反应格外快:“哦,你又要‘冥想’是吧?护法嘛,这活我熟……”

……

在这个无休止的、由执念驱动的、重复着失败者可悲的自我欺骗的梦境中,巴德已经记不清自己轮回了多少次。

他坐在一成不变的议事厅长桌旁,明亮的灯光照耀着这间大厅,教长们围坐桌旁,商讨着局势的变化和后续的计划。

巴德也在发言,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坐在这里发言,但他的嘴巴在自己开合,说出一些他从未想过的句子:

“……大陆东部的传教很顺利,我们已经在那里……”

周围时不时有人开口说话,全都是熟悉的面孔,巴德看着这些说话的人,感觉心情一片平静。

但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不应该如此平静,他来这里……是有着什么任务的。

任务是什么来着?

眼前的画面突然抖动了一下,一轮会议结束了,新的场景被迅速生成,在这个由大量执念形成的混合梦境中,主导者一直在变化,梦境的主题也一直在变化,巴德·温德尔本人,只是这个梦境数十个意识中的一个。

他重新坐在长桌旁,并感觉到自己的喉结上下活动了一下,似乎准备开口发言。

但一只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让他浑身一激灵。

某种久违的清醒感骤然涌上脑海,大量仿佛已经被遗忘了一个世纪的记忆一下子都跑了出来,一同跑出来的,还有在彻底坠入梦境前的紧张惊惧等各种情绪,但巴德还没来得及整理这些重新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内容,便听到一个威严沉稳的声音从自己后方传来:“醒了么?”

比起这个可怕的梦境,这个突然传来的声音更让巴德近乎惊跳起来,他猛然站起,转头便看到了身材高大的高文·塞西尔正站在自己身后。

一时间恍惚感竟再次袭来,他又有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

高文再次开口了,声音仿佛带着某种令人在梦境中清醒的力量:“保持清醒,你还在梦境中,但你的意识已经醒来,只要不进行多余的怀疑和联想,你的精神体就是安全的。”

“梦境?哦对,这是个梦境……”巴德眨眨眼,一点点摆脱着可怕梦境造成的后遗症,并渐渐恢复了思考能力,下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了高文出现在此处的违和,“等一下,这是梦境……那您为什么在……”

“我还在上面,现在是我用意识和你交谈,”高文随口解释了一句,接着便四下打量起这间议事厅,议事厅中的“会议”还在一次又一次地进行,然而在他看来却仿佛一出出滑稽的戏剧,“有趣,我没想到这株巨树的根部竟然有一个梦……”

巴德惊愕莫名地看着高文,他已经隐隐约约意识到这个梦境大概和永眠者与万物终亡会进行的“技术交流”有关,因此此刻高文直接把自己的意识投射进来便尤为令他震惊,他想不通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这或许是高文·塞西尔的一个秘密。

而现在他接触到这个秘密了。

巴德心中凛然,更显谨慎小心。

高文注意到了巴德的神情变化,也大概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他并没有理会,而是转过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大厅另一侧的出入口。

梦境中出现了新的个体,一个身影正在那里浮现出来。

在看清那个身影的轮廓之后,高文扬了扬眉毛。

贝尔提拉·奥古斯都走进了大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